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8章 完結

作者:三春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姜寧眼見在法師周遭的清圣之氣,沖盈著他的全身,是那樣的光輝而祥和。

    半面法師將贏官兒抱到了她面前,親手交到了姜寧的懷里。除了回頭是岸這句被他說過無數遍的話以外,他并沒有多說一個字,也沒有動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他的這一系列實質行徑,無疑是給所有人做了最好的答復——他半面法師,不會為了利益行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他行該行之善,勸能勸之人。佛法只度有緣人。

    姜寧趕緊查看了一下贏官兒的情況,見他仍舊昏睡著,著實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法師淡然著寬慰姜寧,“姜姑娘的兒子并無大礙,是貧僧讓他先睡一會兒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謝謝法師了,謝謝您了。”姜寧得知了贏官兒的安好后,尤為的激動,話里不斷地重復著一些詞語。

    瀛寰見半面法師如此決斷,見兒子重回到了姜寧手里,也并無任何情緒上的起伏,他只是開口又向法師提了一個建議,“法師慈悲為懷,我愿意回頭。只是法師能否先幫瀛寰,將妻兒帶到安全的地方去?”

    這哪是真的愿意放下屠刀立即回頭的說法,這根本就是要把姜寧支開,然后要殺人的意思。只是后面的要求,半面法師沒有理由拒絕瀛寰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那姜姑娘就和貧僧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姜寧怔在了原地,“我……”她不想離開,她怕瀛寰會做出什么傻事,她更怕瀛寰不會是玄訛的對手,“瀛寰,你……”

    瀛寰突然打斷了姜寧的話,他并沒有回頭去看她,只是把聲音放柔了一些,就是許許多多的日子里,無數次與姜寧聊天時候的聲音,“太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姜寧意外瀛寰是叫她,不必再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替我想一個問題吧。”沒想到瀛寰說這樣說。

    現在是想問題的時候嗎?如此緊要的關頭了,他怎么還能如此與她閑聊。“你說……”可姜寧依舊是順著他的心思來,沒有反駁瀛寰。

    “替我想想,今天晚上我們吃些什么,多想一些你喜歡的吃的,也替我想想,我喜歡吃的……”瀛寰此時的語氣,就仿佛他倆現在仍在滄浪海閣上,她也仍在他的懷里。他問她想不想吃東西,想吃些什么。

    姜寧聽見他說這個,簡直就是又有氣又想哭,鼻子里酸酸的,她只得這是瀛寰打趣安慰她,再給她自己一定會平安無事的承諾。讓她安心的話。

    她看著他的背影,連忙也故意大聲地問了瀛寰一個問題,“瀛寰,你也想想,要是我以后改嫁了,要嫁給被人了。這個你能忍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忍……”瀛寰沒有回頭,只是笑了一下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姜太玥就在把話放在這里了。在這里發誓,你要是哪天不見了,我是不可能給你守寡的!”姜寧不敢說出他死了,或者沒了,這種不吉利的話,她幾乎是在吼叫了,“我會立馬娶十七八個好看的男人回來,給官兒當后爹。天天就在滄浪海閣上尋開心。”

    瀛寰知道這是姜寧故意激他,想叫他有命活著。所以瀛寰聽著這些混賬話,也沒有什么怒氣,只是聽起來覺得刺耳。

    他嘆了一口氣,“太玥,我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。你就別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寧很想說一句,那你就要活著過來和我一起回去呀,可她知道現在這個關卡再說這種話,只會顯得越發的沒有用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瀛寰的生死關頭,顯得自己沒有用處。她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了抽泣的聲音,“哼……你有這覺悟就好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姜寧的氣息已經探知不到,瀛寰這才握住了一直懸于空中的乘黃劍。

    見他執劍,玄訛反而有些忌諱了,如果他與瀛寰都拿出真本事來廝殺,兩敗俱傷的結果肯定很不好看,“其實你現在同我一起回到魔宮,我可以放過那位姜姑娘,甚至考慮……放過那個血統被混淆的你的兒子……”

    玄訛知道這是多說無益的話,可他還在抱有最后一絲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的這絲希望,真正絕滅于瀛寰的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乘黃劍起劍,萬象歸誅!”瀛寰怒目而視,根本就是懶得再和玄訛廢話了。

    劍起,劍起頓時就如波濤海水傾覆而下,又如狂風掠境,瀛寰整個人就如同他的劍,氣勢壓人如同山嶽一般無法撼動。

    下一瞬,劍落。一劍一斬,瀛寰朝著玄訛頭頂逼命而來,極快速度下的四面飛沙走石,叫人一時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更令人看不清的是玄訛的動作,他好像明明在這一刻就還在原地,也同是這一刻就不見了身影。

    徒留地上,被瀛寰乘黃劍劍氣過境,所留下來的劍痕。

    云層里的金烏之光,在烏云翻滾的籠罩下一片慘淡。

    “我乃萬有之母之子,雷霆匯聚在我的手上!”赫然聲起,玄訛的身影再現。

    與他身影同現的是無數道從蒼穹云層中直落而下,全都聚集在手中的驚雷。耀眼的雷霆白光,映襯著玄訛全身亮如黑夜里的月亮。

    只要是見過這樣情形的人,就知道此刻的玄訛一定很可怕。可瀛寰就如同視若無睹般,執劍朝著玄訛飛逝而來。他看不見那些雷電,他眼里只有簡簡單單玄訛這個人。

    他腦子里只有取這個人性命,這個簡單的念頭。

    簡單的念頭,就是簡單的一劍。這一劍是一劈而下,簡單的劍意就是最簡單的大道。

    所以這一劍,劍破混沌混元,劈開陰陽之分。是不容喘息之機,玄訛這一次也沒有,也無法避開這樣的劍,二人換作貼身戰。

    這一瞬,天空上匯聚不安地云停了,大地上狂亂不休的風歇了。好似時間,都因為這一劍而靜止住了。

    方圓寂靜之下,萬物歸于闃寂無聲。

    驟然,麗川山整個山體震動了一下。緊接著,瀛寰與玄訛同站的那片大地,硬生生地下沉了四五尺之深。

    雷電閃電滋滋作響,響徹云霄,盡數爆炸于這剛剛被造就的淺坑之內。

    瀛寰的目光所及之處,盡在眼前的三尺之處,三尺之處就是他劍的盡頭,他劍的盡頭刺穿了玄訛胸膛。

    勝負已無需再用別的言語招式,來復述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要放過我嗎,我的弟弟?”這是玄訛第一次喚瀛寰這個稱呼。

    瀛寰沒有再給玄訛一劍,只將乘黃劍從玄訛身上抽了出來,根本就連余光都吝嗇給他,“我想告訴你,我有你殺你這個本事。今天可以,明天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瀛寰收起了乘黃劍歸入鞘中,他打算立刻就去找姜寧,卻又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血漬。他身上有他自己的血,更多的是玄訛身上的血,全身都如同是在鮮血中沐浴過一樣,看起來十分慎人。

    他覺得還是先清洗下,換一身衣物再去見姜寧比較好。

    可姜寧的呼喊聲,已然來到了瀛寰的耳邊,“瀛寰!!”

    再抬眼,姜寧已經撲到了自己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淚水刷的一下沖了出來,姜寧見到瀛寰這樣全身沐血的可怕樣子,心疼到心里抽抽的疼痛,“你怎么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感覺到麗川山震動到那么大的動靜,再也忍不住想去看瀛寰情況的心情。于是折返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太玥,我身上臟……”瀛寰想把姜寧給推開,可她把自己抱得死死的,就像生怕一松手就會失去了他一樣,這樣的感覺又讓瀛寰覺得心里慶幸,“沒事的,不是我的血。只是看上去比較嚇人了罷了……”

    瀛寰說的話,姜寧根本沒有聽進去只是撲在了他的身上,都開始哇哇大哭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拍著她的后背,一遍又一遍地說,“好啦,好啦。晚上吃什么還沒告訴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姜寧哭著鼻子,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。你都傷成這樣了,你知道嗎!”

    “為夫,最喜歡的還是吃你……”瀛寰正與她說笑,放下了心中的警惕。卻登時感覺到了身體上的異樣,是那些來自于玄訛身上魔血,正在起了異動。

    他第一時間的唯一一個反應就是猛地把姜寧推開,“太玥!走開!”

    瀛寰就連離我遠一點,這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出來。

    姜寧就被他的力量給連推了好幾步,就在她還沒站穩之時。

    那些魔血卻已變成了一把尖錐,刺入貫穿了姜寧的丹田氣海之中。

    瀛寰都來不及接受眼前的事實,只能在姜寧的身體倒落在地前抱住她,“太玥!太玥!”呼喚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含有萬有之母力量的血脈,在一進入姜寧的體內之后,頓時就擴散到了四肢百骸中去,基本上就是宣判了她的死亡。

    半面法師來遲了一步,醒來的贏官兒驚見如此噩耗,頓時也哭了出來,“娘親!娘親!”跑到了姜寧與瀛寰身邊。

    相比這父子倆這么大的反應,當事者的姜寧卻連發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大清楚。只是感覺身體上有點疼。

    “沒有事情的太玥,不要緊的太玥……”瀛寰強迫自己穩住,他又一次抽出了乘黃劍,他劃開了自己的手臂,連同血肉給劃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見過玄訛這樣治好過他弟弟的傷,自己這樣應該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太玥喝下去,吃下去!你就會沒事的!”瀛寰將自己的血肉遞到了姜寧的嘴邊。

    這時姜寧就算再不清醒也知道了,自己肯定是要快不行了。她覺得這應該算是不可逆天吧,書里面她就是很早就死的人了,現在才死也算是賺了。

    可只要她一想到書里面以后,只會剩下瀛寰一個人孤獨的活在滄浪海閣之上,她就很不爭氣地想傷心流淚……

    “瀛寰,你說如果那個時候,你問我愿不愿意和你一塊回到滄浪海的海底,我答了愿意。是不是就會更好了……”可姜寧不能哭,現在她哭了,更傷心的人只可能是瀛寰。

    “不會的太玥……”就連瀛寰都沒有想到,姜寧還會記得這些,這是他對姜寧開口說過的第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是他心底深藏的最深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不會更好的,“那里太暗了,太安靜了,你不會喜歡那里的……”瀛寰的淚水聲淚俱下,“求求你了太玥,把這個吃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血肉遞到了姜寧的嘴邊,只有鮮血順延而下,流到了她的嘴邊卻又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姜寧闔上自己的雙眸,一動未動。

    “對了對了,還有金剛菩提種子!”眼見姜寧就好似真的死去了一般,瀛寰在慌不擇神中,望向了半面法師,向他尋求著最后這一絲的希望,“法師這個能救她的是嗎?”

    他不想聽到否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半面法師沉默著,不知道該如何回復瀛寰。

    可瀛寰根本就等不了這個回答了,他甚至感覺到懷里姜寧的身體正在逐漸失去了溫度。

    此刻他就如同他當日所說的那樣,如果有一天她需要這顆金剛菩提子了,他可以刨開丹田元嬰之內,將它還給她。

    只是他真的沒有想到,他會有沒有好好保護到她的時候。

    刨開丹田的痛楚,如同撕裂著瀛寰整個的身體,可他卻受若無感。那顆菩提子依然如當日一樣,看上去平凡無奇。

    可瀛寰的身體卻因失去了菩提子的庇護,已經完全魔化成了一個徹底的魔修。

    玄訛的目的得逞了,瀛寰除了與自己回魔宮這條路以外,他已經沒有任何一條回頭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就當玄訛想強忍住傷痛,要把瀛寰強行帶走之時。半面法師又一次站了出來,“何苦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這一句何苦,也是對瀛寰的說的。

    “你讓開!”玄訛呵斥道。

    法師沒有讓開,就在這兩人僵持的片刻。

    瀛寰將菩提子喂到了姜寧的嘴里,他想像上次她喂自己一樣,把這個喂下去。

    可姜寧沒有給予瀛寰,任何的回應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陣金光頓時包裹住了姜寧,連同瀛寰與贏官兒也一同籠罩進了這道金光之中。

    半面法師道了一聲,“南無阿彌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玄訛錯楞在原地,看著那三人憑空消失,呆若木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瀛寰甚至以為那是一場夢境,與玄訛的打斗,姜寧的受傷都是一場夢。他們三人應該是見了半面法師后,就重新回到了三島方外宗。那些事情都是沒有發生過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,驚見眼前這些光怪陸離的景象人物,他又覺得自己是身在異界,還是另一場夢中。

    贏官兒扯了扯下父親的手,下了他自己的判斷,“父親,這里的人毫無羞恥之心的嗎。穿衣裸_露,就如同那些精怪一樣。娘親居然生活在這種地方?”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是的吧……”瀛寰見著這來來去去的花樣少女們,心里想的是太玥這會這樣穿衣服嗎?整個胳膊幾乎都露出來了,腳上也不知道穿的是什么,幾乎可以看到全部。

    還有,還有更過分的,連衣裙都沒穿,露出了整條腿的姑娘就這樣出來見人的?

    太玥會這樣穿嗎?瀛寰又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某市的大學校園里,贏官兒鄙夷著當代新社會大學生的穿衣打扮。

    他說別人是精怪,可在無數正常人的眼中,他們父子倆又是奇特無比的。又因他們父子倆杰出的外貌,早就有無數的少男少女們對他們紛紛側目,偷偷笑著討論他們。

    “學長你好,學長你好。你是學校里COS社團的人嗎?你COS的是哪個人物呀,我好喜歡。方便的話,能把你的微信號碼告訴我嗎……”有大膽的學妹在做了一番掙扎后,決定先下手為強,走近與瀛寰搭訕。

    瀛寰根本聽不懂眼前這個連褲子都沒穿的女妖精,任何一個句話。其實別人是穿了超短牛仔褲,只是褲子過短,上衣過長遮蓋住了。

    但不妨礙掌教大人適應能力極強,還能一臉微笑著同這個“女妖精”笑道,“學妹,我想打聽一個人,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姜寧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姑娘?好老舊的稱呼。這位大學學妹只在書里或者爺爺輩的人口中,聽過這個稱呼。可當她聽見姜寧這個名字時,又頓時失望極了,不是因為她不知道這個名字,實在是這個名字太出名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呀,新聞系的系花,誰不知道……”得了又是一個看上姜寧的學長,學妹覺得自己沒戲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上哪能找到她嗎?”

    學妹很敏感,她狐疑著凝視著瀛寰,覺得眼前這個大帥哥古風美男,怎么說話怪怪的。該不會是腦子有什么問題吧,她又把目光投注在了與瀛寰牽手的贏官兒身上。

    該不會這是一對智力有問題的哥哥弟弟吧……

    她又想馬上就脫身了,好在她及時發現了姜寧就在不遠處,學妹向前一指,“喏……姜寧她不就在你身后嗎?她正和學生會長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這個學妹就趕緊見機溜了。

    學生會長又是個什么玩意?瀛寰回頭,就見到那張足以讓他歡欣雀躍的臉龐,可還沒等他的心真正高興起來,他看見的是姜寧穿著和那些女妖精一樣,差不多的衣裳。

    以及一個短毛頭發的男妖怪,拿手搭在了他的柔奴的肩膀上!

    贏官兒卻只顧自己在那開心的大喊著,“娘親!”

    這句娘親,在平常的校園小路上,可謂是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在大學校園里找媽媽?還叫娘親?本來就很引人矚目的瀛寰父子倆,當下就被所有人鎖成了焦點。

    姜寧本在與學長商量想休學的事情,她一時無法從姜太玥的身份中恢復過來,想去旅行一段時間,來讓自己接受她已經失去了瀛寰的事實。

    學長正在安慰姜寧,告訴她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與他分享。

    她正準備客道一下說下謝謝,這種事情哪是別人能夠安慰的呢,可她怎么好像聽見的了官兒的聲音。

    就在姜寧以為自己是太過思念而出現的幻聽之時,她又忍不住側目去尋找這聲音的來源。

    五月末的陽光,帶著溫柔的風,一起輕撫在她的臉上。

    她在側目中,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,又覺得這個幻覺是這樣的真實而美好,情愿淪陷在這個美好的幻覺里。

    她笑了,朝著她以為是她想象中的瀛寰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某匿名論壇上。

    ID我就是個普通大學生,提問:

    請問我有個朋友,她剛二十歲,卻有了一個六歲的兒子,還有了一個沒有戶口的老公。該如何繼續正常生活?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凯时手机app - 凯时优质运营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