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七十四章 末章

作者:秦昔久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薄焜大壽,壽宴在老宅舉辦。

    隋安特別去商場想要挑一件合心的禮物,轉了一圈,還是無從下手,薄老頭的脾氣她可見識過,什么東西能入得了他的眼,再者薄焜那樣的社會地位,他什么都不缺,他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,隋安買什么,也不過就是個形式問題。

    可話又說回來,就算是形勢,是不是也得是那么回事,畢竟,她是第一次以正式的身份去拜訪。

    不過要是以薄宴的說法,她什么都不用帶,因為她帶什么,薄焜都不會高興,心情好就收下算是給你面子,心情不好,很可能當場就扔到窗外。

    所以,事先做好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這樣,不知道為什么,隋安一點都不膽怯,她拐了人家的孫子,難道人家生氣還不行了?

    臨近傍晚,隋安才從商場里走出來,雙手空空,她也是對自己無語了,給個老頭選禮物為什么這么難。

    走出商場,薄宴的車已經停在門口,薄宴坐在車內看文件,隋安開門一上來,他就拉過她的手,“買什么了?”

    隋安攤開手心,“相當失敗。”

    薄宴把她的腿抬起放到自己腿上,“我已經幫你準備了替補品。”

    隋安的腿甫一放上去,頓時整個身體都輕松了,“薄先生,您下次如果這么貼心,能不能提前告訴我?”害她白跑。

    “有獎勵嗎?”

    “獎勵?”

    “幫你解決了這么重要的問題,連獎勵都沒有?”薄宴的手捏了捏她小腿,然后順著腿窩滑到大腿,她穿著一條荷葉邊到膝蓋的黑色裙子,他的手就這么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隋安趕緊按住,小臉抬起,慌張地瞧了瞧前面開車的司機,“薄宴,你大膽,信不信本宮把你推出午門斬首?”

    薄宴一把撈過她的腰,隋安整個人就打橫坐在他腿上,“舍得嗎?”他手指從她襯衫紐扣的空隙鉆進去,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隋安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,一手鉗住薄宴的手臂,“再敢動手動腳,信不信我收拾你?”

    薄宴哪里肯就服軟,不但上下其手,還要上嘴,隋安突然起身跨坐在他身上,一手捏住他的脖子,一手鉗住他弟弟,“怎么樣薄先生,還敢嘚瑟嗎?”

    然而隋安很快就崩潰了,手心里的東西像氣球一樣,突然就漲大了起來,隋安繃著小臉,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薄宴抓住她兩只手腕,一個翻身,就把她壓在身下,“越來越會撩火了。”

    隋安汗,“你,你不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薄宴俯身在她耳根咬了兩下,成功把隋安也撩得暈暈乎乎,就起身,然后慢條斯理地整理襯衣,“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隋安臉頰紅透了,咳嗽兩聲坐起身,也開始整理襯衣。

    “特意拿過來的香水,擦一擦。”隋安正在綁頭發,薄宴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來一瓶精致的香水,在隋安頸后涂了幾下,還不停手。

    “多了多了。”隋安側開身子躲開薄宴,這香水味道有些怪。

    “聽話。”薄宴又在她手腕處擦了許多,隋安鼻子靈敏,頓時打了個噴嚏。

    其實味道很清甜,淡淡地,嗅到鼻子里會立即讓人產生一種甜蜜的感覺,心情愉悅,只不過市面上從來沒聞到過這種味道,隋安抬起手臂又聞了聞,然后奇怪地看著薄宴,“薄先生今天好像有點怪。”

    薄宴把那瓶香水遞給她,隋安接過一看,是半瓶的,并不是新買的,看樣子,有些年頭了,隋安皺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前妻死后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臥槽,隋安坐不住了,眉頭皺的更緊,“你給我用這個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薄宴攏了攏她肩膀,“帶你去看一場戲。”

    車子很快到了老宅,下車時,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薄宴領著隋安走進大門,院子里,植被茂盛,各式花草,想必薄焜平時喜愛這些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很冷清,偌大的宅院沒有幾個人,一進客廳,隋安就感覺到了氣氛的詭異,因為,她在那張長長的餐桌前看到了薄蕁。

    機智如隋安,怎么可能看不出大家神色的不友善呢?

    薄蕁表情不屑,薄焜拄著拐杖坐在首位,原本就激怒的一張臉轉向隋安,旁邊的薄譽,一臉微笑也看了過來,兩根手指緩慢地轉著一個白瓷的咖啡杯。餐桌對面是梁淑夫婦,她們中間坐著童昕,童昕一見到隋安,就立即開心得要跳下椅子,卻被薄焜冷厲的聲音嚇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還知道回來?”

    薄宴也沒什么好態度,“我是不想回來,但想到還沒帶您孫媳婦正式拜見過您,就覺得不踏實。”

    薄宴拉著隋安落座,在梁淑旁邊坐下,“爺爺,您可千萬別忘了給紅包。”

    薄宴拐杖一頓,氣得不行,“你還有沒有點規矩?”

    “按規矩,孫媳婦第一次正式見家長,都要給個大紅包的,”薄宴攏住隋安肩膀,“上次我結婚時您可給了五百萬,這次我看至少也得一千萬。”不只是物價在上漲啊。

    薄焜氣得彭地站起身,“我打死你這個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薄宴閃了下身子,把隋安護在臂彎里,生怕他一個激動掄起手里的拐杖就揍人,“您看您小氣的,不給紅包我也不會說您不懂禮數的。”他低頭拍拍隋安,“沒事,回去我給你包。”

    隋安頓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爺爺,您消消氣。”薄譽提起水壺倒了杯水給薄焜,“哥哥結婚是喜事,想要跟何氏合作,不一定非要哥哥出馬。”

    薄宴抬眸看薄譽,“沒錯,阿譽比我更適合。”

    薄譽微笑,“哥哥不愿做的事,我都可以替他分擔。”

    這副兄友弟恭的場面,隋安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。

    氣氛多少有些尷尬,梁淑這個時候笑了一聲,然后給薄焜倒了杯茶,“哎呀,爺爺,今天是您大壽啊,怎么就生氣了呢?”她朝隋安眨了眨眼睛,“我父親遠在歐洲,這次是真沒時間趕回來,但他可特別囑托我了,讓我一定讓爺爺您過個開心的壽誕。”

    薄焜聞言看了看梁淑,“你父親帶來的禮我看過了,替我跟他說我很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爺爺,放心,我一定把話帶到。”

    “梁潔生他現在還好嗎?”薄蕁這個時候突然出聲問道,聲音非常冷,梁淑楞住了,良久才無奈地看了看大家,干笑了一聲,“我這個叔叔現在過得別提多瀟灑自在。”

    薄蕁皺眉,“又結婚了?”

    梁淑眼神瞥向薄焜,老頭子一臉陰沉地盯著餐桌,梁淑點頭,“嗯,結了。”

    薄蕁挑眉,“長什么樣,有我年輕時候漂亮嗎?”

    梁淑又瞥了眼薄焜,薄焜臉色更加不好,可是她又不能不回答,只能硬著頭皮說,“哦,那個,怎么會,姑姑當年的風采現在的這些小姑娘怎么可能趕得上,您是女神級別的,就算是現在,姑姑您也保養的很好,不輸給她們。”

    要說不輸給小姑娘,那梁淑可是太恭維了,不過就薄蕁這張臉,年近四十,要說跟普通的三十歲女人比的話,還是能勝一籌的。

    “有孩子了嗎?”薄蕁又問。

    “有,有三個呢,老大都快上大學了。”梁淑忍不住偏頭喝了口紅酒,她叔叔這些年,最有經驗的事就是結婚和離婚,梁淑朝薄宴遞過一個求助的神色,薄宴一副我幫不了你的表情。

    隋安看著也很醉。

    “淑兒,你覺得姑姑跟他還能不能舊情復燃?”

    舊情復燃?隋安沒聽錯吧?

    薄蕁的話剛一出口,薄焜的刀叉立刻拍了下來,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尤其是隋安,這什么情況啊?

    “淑兒,我問你話呢。”薄蕁根本不理會薄焜。

    然而梁淑頓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,這種問題根本就不能回答,怎么回答都會死得很慘吧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舊情復燃的事先放一放。”薄宴這個時候開口,“我帶著你侄媳婦回來了,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?”

    薄宴捏了捏隋安肩膀,“去給姑姑敬酒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敬酒難道不會不合時宜?

    隋安一時間有點摸不住薄宴的脈,不過大家都看著她,她也只能硬著頭皮起身。

    身后負責倒酒的美女把半瓶紅酒遞給她,隋安先走到薄焜身邊,薄焜冷哼一聲,薄宴敲了敲手指,“爺爺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隋安走到薄蕁身邊倒酒,紅色的液體滑入高腳杯中,薄蕁的目光卻一直注視著隋安,酒倒好,隋安直起身剛要把酒瓶遞給身后的阿姨,旁邊的薄譽猛然抓住隋安的手腕,隋安痛得倒吸一口氣,手里的酒瓶掉在地上,應聲碎了,紅色的汁液灑了薄譽一褲腿。

    “你放開我。”隋安后退想要掙脫開他,可薄譽越發用力,把她扯到懷里,死死地抱著她,鼻尖在她耳后用力嗅著。

    隋安的汗毛都立起來了,她掙扎著去看薄宴,薄宴起身彭地踹開椅子,攥住薄譽的肩膀,一拳打在他臉上,薄譽被打得一個趔趄,撞著身后的餐桌,餐盤酒杯嘩啦啦地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薄宴抱住隋安的肩膀,撥了撥她的發絲,他皺著眉,神色非常非常冷,“爺爺,這就是你最喜歡的孫子,你看他這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童妤,是童妤。”薄譽突然發作。

    薄焜震驚地看著薄譽,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爺爺,是童妤,是童妤。”他撲到薄焜面前,“爺爺,我剛剛見到童妤了。”

    薄焜一巴掌扇到薄譽臉上,“你胡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,我沒有胡說——”他瞪著一雙眼,鼻梁下緩緩淌出血來。

    梁淑見狀趕緊去拉薄譽,“爺爺,阿譽肯定是不舒服,你別怪他。”梁淑和趙先生把薄譽拉起來扶出去,薄宴看了眼薄焜,轉身摟著隋安離開。

    一頓飯,隋安一口都沒吃上,不只是隋安,可能所有人都沒心情吃,薄宴把她帶到自己的臥室。

    屋子非常大,可以看出薄宴從小在這里生活的痕跡,各種飛機模型,各種□□,各種跑車模型,賽車的獎牌,飛機駕照,還有叢林訓練射擊的照片,隋安看呆了,薄宴的童年生活,果真和普通人不一樣。

    他關好門,轉身抱住她,“害怕了嗎?”

    隋安挑眉,“只要薄先生您不介意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又抱又親的,我就沒關系,畢竟,你弟弟從某方面來講,也是蠻帥的。”

    薄宴咬住她耳根,“欠收拾了?”

    隋安疼得皺眉,她推開他,“我要去洗澡,你別跟進來。”

    然后隋安走進浴室才發現,薄宴的這個浴室并不是完全獨立的,很大,很寬敞,但缺點是,玻璃是透明的,沒有任何東西遮擋,隋安沒好氣,“薄先生,你家缺錢?連個塊布都買不起?”

    薄宴沒說話,趴在床上,盯著玻璃后面的隋安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別看。”隋安伸出兩根手指,作戳眼狀。

    薄宴搖搖頭,她想得美。

    隋安氣急,從洗手間沖了出來,跳到薄宴身上,“說了不許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證,我合法。”薄宴扳住她手臂,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,把她裙子往上一撩,底褲就扯了下來,“先做,做完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隋安推了推他,“先洗,我不喜歡這個味道。”任何香水灑太多,都會讓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薄宴卻不管,解開腰帶,一個下沉已經進了去,“那就邊做邊洗。”

    靠,禽獸,隋安正想罵,門卻被敲了兩下,然后梁淑推門進來,“阿宴,剛才的事你給我好好說說清楚。”

    梁淑一邊說著一邊就拐了進來,薄宴把旁邊的被子一掀,蓋在身上,根本不理梁淑,嘴唇吻上隋安的,開始有規則的律動。

    隋安頭蒙在被子里本就悶,被薄宴這么一吻,就不自覺地喘粗氣,房間里的氣氛實在曖昧旖旎得不像話。

    梁淑的高跟鞋聲停下,翻了個大白眼,“門都不鎖就真槍實彈地干,這是老宅,你們兩個,你們兩個……”也不知道收斂點。

    隋安忍不住推了推薄宴,雖然沒看到,可有人當場聽著,也實在有點過分,薄宴卻一口咬在了她脖子上,“啊——”隋安疼得一下子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臥槽!!

    這聲效!!

    一排草泥馬狂奔而過。

    梁淑當即高跟鞋一頓,“老頭子要是過來看到你們這場面,嘖嘖。”說完,梁淑轉身走出了臥室,實力秀恩愛。

    隋安掙扎著把被子掀開,“薄宴,你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聲叫的不錯。”薄宴一個挺身把她抱起來,“洗澡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,然后的然后,隋安躺在薄宴懷里,“說吧,我需要聽到你的解釋,拿自己的老婆當誘餌,這種事你也做得出來?”

    “想試探試探他而已。”薄宴抱住她,“還在生氣,剛才伺候的不爽?”

    隋安推開他,“說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薄宴從床頭拿出一份醫學鑒定報告,“阿譽的,他最近經常產生幻覺,病情越來越嚴重了,你擦了童妤的香水,他就把你當做她了。”

    隋安忍不住問,“你想拿回SEC了?”

    薄宴抱著她,“我當然要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隋安正想問薄蕁和薄焜之間的事,就聽到樓下的嘶喊聲,隋安嚇了一跳,立即坐起身,“怎么回事?好像吵起來了?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不會這么消停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快速穿上衣服,隋安跟著薄宴下樓,客廳里一片狼藉,薄譽坐在輪椅里手臂受了傷,像是被花瓶割裂,不斷地淌血。

    薄焜跌坐在沙發里,薄蕁大喊一聲,“都愣著做什么,去拿藥。”

    薄譽手臂動了動,笑了出來,“姑姑,我不疼。”

    薄蕁急壞了,“怎么會不疼?”

    “作孽。”薄焜在沙發里吼了一聲,薄蕁死死地按住薄譽手臂的血管來止血,忍不住抬頭,“作孽?你才知道作孽?”

    “十幾二十年了,你可曾后悔過?”薄蕁情緒激動,阿姨拿來藥箱把薄譽推到一邊,開始上藥纏紗布,薄蕁松了手,兩只手上都是血,“薄家這一家子,你看看現在都什么樣了?死的死,傷的傷,你滿意了?”

    薄焜捂著胸口,干枯的雙手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和梁潔生連孩子都有了,都七個月了,我肚子那么大,你說把我們分開就分開了,我們哪一點這么招你恨?”薄蕁說著說著就哽咽了,那滿手的血跡像是從她自己身上流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梁潔生根本就不適合你。”薄焜固執。

    “不適合我?”薄蕁嗓音沙啞,“就因為當時梁家家業太小?入不得你的眼?”薄蕁慘笑,“是啊,您是商業大亨,您是巨富,您看不上誰都說得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為你的一句話,梁潔生離開我了,他特么這么多年都不敢提起我的名字,你滿意了?”薄蕁突然嘶吼,“我七個月的孩子流產了,我這輩子都不能再生育了,你滿意了?”

    “薄蕁——”薄焜突然悶吼一聲,瞪著眼睛痛苦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爸爸——”薄蕁也用同樣的語氣吼了一聲,那一聲,聽得隋安都撕心裂肺了,痛苦,掙扎,愛,恨,絕望。

    “爸爸——”她又低低地吼了一聲,她撲上去扯住薄焜的手臂,“您是我的父親啊,您是我的爸爸啊,您怎么可以這樣對我?”

    那哽咽的哭聲太慘了,隋安忍不住眼圈紅了,薄蕁跪在他身邊,“媽媽要是活著,會讓您這么做嗎?”

    薄焜渾濁的眼睛突然掉下眼淚,“媽媽要是活著,一定也不會原諒你。”

    “薄焜,等你死了,我把你骨灰一把一把地揚了,絕對不會把你和媽媽一起合葬的,我怕你到了媽媽那里,她都不愿意理你。”

    薄蕁攥著他的衣領,咬著牙死死地說,薄焜充滿褶皺的臉終于怒了起來,“瘋了,你瘋了,你們全都瘋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推開薄蕁,站起身要往樓上走,正好撞到薄宴和隋安,“好,你們都來指責我,你們都恨我,你們怎么不想想我為你們創造的這個商業帝國,沒有我,你們現在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薄焜又指著隋安,“你帶這女人回來,就是想讓我們不消停,你看看你弟弟現在的樣子,你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的病這么嚴重,早就應該送到醫院接受治療,如果不是你縱容,會這樣嗎?”薄宴抱住隋安的肩膀,“讓他接手SEC,逼我跟何氏聯姻,無非就是想要擴大你這個商業帝國,達成你個人的目的。你太自私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薄焜突然抓住自己的胸口,彎下了身,模樣好像很痛苦,隋安嚇了一跳,眼看著薄焜一下子載倒在地,臉色瞬間慘白。

    薄宴也立即過去查看,但薄焜已經暈厥了,“突發心臟病,快叫救護車。”

    薄宴抬眼看薄蕁,“姑姑真是好樣的,剛回來就把你親爸氣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薄蕁這個時候也很害怕,她撲過來抱住薄焜,“爸,爸——”可是薄焜根本就聽不見了,更不可能答應她。

    醫院里,薄焜被推進了手術室,薄蕁獨自坐在走廊的椅子里,肩膀收縮成一團,看起來很可憐。

    護士們急匆匆推門出來,又急匆匆進去,情況看起來很危及,隋安抱著薄宴的手臂靠在一邊的墻上,默默地等待著,梁淑走過去陪在薄蕁身邊。

    “爺爺,爺爺——”薄譽被趙先生扶著一路跌跌撞撞地過來,面目猙獰,像是在跟誰說話,“童妤——”

    梁淑站起身,趙先生給她使了個眼色,梁淑又坐下,沒辦法,現在的薄譽,誰都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回事?”薄蕁心疼。

    梁淑嘆氣,“姑姑,很多事情,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梁淑想起十幾年前的那一幕,整個人不住地深呼吸,美國的八十幾層的平臺上,薄譽拎著童妤的衣領,把她從門口一路拖到天臺,童妤嚇得渾身發抖,她剛剛誕下孩子啊,她身子那樣瘦弱,可是薄譽瘋狂得毫無憐惜,薄宴和她一起追過去,可是童妤已經被他推上了高臺。

    “阿譽你別沖動。”梁淑幾乎要給他跪下了,她試圖上前,可每靠近一步,薄譽的精神狀況就越不好,她生怕一個閃失,童妤就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宴,姐姐,救我——”童妤驚恐的嘶吼聲在耳邊回蕩。

    薄宴抬腿要沖過去,梁淑死死地拽著他,“不,你不能過去。”薄譽的情況,如果貿然沖過去,肯定會出事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愛的人是他?”薄譽掐住童妤的脖子,梁淑看見童妤的臉變得紫紅,她窒息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眼睛瞪得那樣大,神色那樣痛苦。

    薄宴甩開梁淑想要上前,可是梁淑知道她不能讓他那樣做,她一步擋在薄宴面前,哭著求道,“阿譽,阿譽我求你放開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愛我,我也不愛她。”薄宴沉聲。

    “她和我結婚,不過就是個形勢。”

    薄譽停了這話似乎有了反應,“哥,她真的不愛你?”

    “不愛我。”薄宴試圖上前,“她懷孕了,她沒辦法告訴你,所以想出跟我結婚的法子,這樣孩子生出來才有一個正常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她懷孕了?她怎么會懷孕?”

    薄宴沉默,梁淑哽咽著,“她是被□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被□□了?”薄譽突然又崩潰,“是誰,哥你告訴我是誰?”

    薄宴抓住梁淑的手臂,他不能讓她說出來,因為□□的人就是薄譽,那個時候是他第一次精神出現問題,他把去他家取東西的童妤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然后童妤懷孕了,薄焜不允許打掉這個孩子,只要是薄家的血脈,就必須留下,但是童妤怎么可以嫁給一個精神病,那時候薄譽的病情已經非常非常嚴重了,入院治療半年多,還是沒有好轉,童妤的肚子也越來越大不能掩蓋,薄焜的意思是讓童妤嫁給薄宴,童妤看起來也越發可憐,所以他就娶了她,這樣童妤生下孩子,孩子可以名正言順地姓薄,薄焜滿意,薄家的名聲得以保存,童妤也可以安心。

    而薄蕁那一年去非洲救助那里的貧困兒童,并不知道這些事,等她回來,薄宴和童妤已經結婚了。

    后來薄譽知道這個消息,病情惡化,趁機逃出醫院,綁了童妤。

    “阿譽,你先放開她,你放開她呀。”梁淑崩潰。

    薄譽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她看向童妤,“是我,是我,是我□□了你,我不是人,我不是人,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他撫摸著她的臉頰,充滿了無限愛意,淚水盈滿了臉頰,“我生病了,我當時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他神色倏然又猙獰,“我陪你一起死,不疼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薄譽也踩上高臺,推了童妤一把,然后自己也往下跳,“不要——”梁淑大喊一聲,可是無濟于事,薄宴沖過去一把抓住薄譽的衣服。

    就這樣,童妤死了。

    薄譽被薄宴拉上來之后,立即送到醫院,醫生打了一針鎮定劑,醒來的時候,就什么都記不清了,沒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那天的真相,記憶開始在腦子里交疊穿插,一切都變了模樣,他忘了曾經□□過誰,只記得有個他深愛的女孩,她不愛他,她嫁給了哥哥,后來,這個女孩跳樓了,大家都說是被哥哥推下去的。

    薄焜為了保住薄家的聲譽,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傳出去的,警方那里立即判定自殺,至于外界的傳聞,他試圖遮蓋卻無法掩蓋住,慢慢的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薄蕁再次痛失愛女,受不了這種精神打擊,離開了薄家。

    而童妤留下的孩子,取名叫童昕。

    其實童妤還有個名字的,叫梁馨,是薄蕁特別給她取的名,為了懷念她和梁潔生未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醫院里,手術室的燈還亮著,梁淑平靜地把事情講完,薄譽的精神立即受到了刺激般地顫抖。

    薄蕁也忍不住回憶起從前,薄家,就是一個能折磨死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隋安聽到這里,心里的所有迷惑全都解開了,她終于明白薄宴為什么這么不愿意提起這段往事。

    因為沒有人是贏家。

    因為所有人,都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叮得一聲,手術室的門推開,醫生走出來,所有人都抬起頭死死地盯著他看,醫生沉痛地搖搖頭。

    薄蕁哇地一聲哭了出來。

    醫生沉痛地看著她,“請節哀。”

    薄蕁沖進去,“你就是死,也要讓我內疚,你為什么偏偏在我跟你吵架的時候倒下?我多恨你啊,我多恨你啊。”薄蕁撕裂了一般的吼聲整個走廊都在回響。

    隋安都忍不住紅了眼圈,她緊緊地抱住薄宴。

    薄蕁的這種恨,該是用盡了一輩子的愛去恨的吧,薄焜死了,最難過的該也是她了,她是薄焜唯一的女兒,就算傷害過她,想必從前也是深深地疼愛過她的。

    薄焜的葬禮過后,薄宴變得沉默,連隋安都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隋安就出差了,出門整整一個月,薄宴一次都沒有去看過她,每天打電話的時間都少得可憐,隋安每天晚上只能從某些新聞版面上看到SEC的近況。

    湯扁扁打電話過來,說薄譽最近在公司經常莫名其妙地發脾氣。

    隋安心里明白,可能要出什么大事,薄譽的病不能再拖,而且薄焜去世了,薄宴不會沒動作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隋安刷新聞的時候,看到那張照片,薄宴拉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走進SEC。

    本來躺在床上想要睡覺的隋安突然坐了起來,她把照片放大放大再放大,才愿意相信,那個人的確是薄宴,而那女孩的臉,看不清。

    立即打薄宴電話,關機狀態。

    隋安想了想,打電話給了湯扁扁,湯扁扁支支吾吾,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會不知道?”隋安心情不太好,語氣也不佳,“湯扁扁,請你跟我說實話。”

    湯扁扁嘆口氣,“我真不知道,薄總的確帶著那女孩來過公司,而且,而且,看起來挺曖昧的,我這不是還不知道具體情況,也不敢亂說,怕你多心啊,你現在都已經和薄總領證了。”

    湯扁扁苦口婆心地勸她,可隋安心里想得卻跟她不是一個問題,她只是想確認這女孩的身份,她莫名地相信薄宴不會對不起她。

    因為這個女孩,她總覺得,和照片里的童妤很像。

    打薄宴的電話,始終是關機,隋安趕緊起床,打開電腦,把接下來的工作重新規劃,她必須要提前回去。

    湯扁扁說最近公司平靜的很,讓她不要多想,可隋安不可能不多想,后來湯扁扁說周末有個項目報告會,公司高管和股東們應該都會參加,隋安覺得事情可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忙把工作都安排了,加班加點地趕時間,周六晚上,隋安和小黃先上了飛機,提前一天趕回去,小張留在那里繼續工作,爭取一天把后面的工作完成。

    隋安心臟就一直跳得很快,右眼皮也時不時地跳一下,心慌慌的,小黃在一邊睡得很熟。

    下了飛機,坐在出租車上,廣播說,SEC總裁跳樓自殺。

    隋安驚呆,薄譽死了?

    薄譽真的死了,葬禮是個雨天,所有人站在墓碑前,牧師念著追悼詞,隋安站在薄宴身邊,忍不住抬頭看他冰冷的側臉。

    雨水嘩嘩地拍打在地面,葬禮很快就結束,所有人都乘車離開,薄蕁轉過身,一巴掌狠狠地扇到薄宴的臉頰,“你就和薄焜一樣,你這輩子能夠安心嗎?”

    薄宴沒動,亦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薄蕁抬手還要打他,隋安一把抱住薄宴,薄蕁的手掌就那么頓住,“你好自為之”。

    薄宴的傘被風吹開,滾到地上,雨水順著他臉頰淌下來,他卻始終沒動,隋安緊緊地抱著他。

    三天前,薄譽在SEC頂樓跳下去。

    事發之前,項目總結會以酒會的形式舉辦,薄譽剛發言完畢,鋼琴旁,就流淌起優雅的琴聲,一個女孩正專心地彈琴,曲子是很傳統的肖邦,薄譽的目光瞬間被她吸引,因為他看到了那女孩的模樣。

    女孩發現了薄譽,曲子彈到一半,就跑了出去,薄譽也就跟著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據說那女孩身上散發著濃重的很特別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據說童妤六歲學鋼琴,最擅長的就是肖邦的《夜曲》,而項目總結會,女孩原本要彈的并不是這首。

    大家一邊喝酒一邊聽著接下來的報告,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發生的一切,等大家知道時,大樓外已經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新聞頭條就是,SEC總裁是個具有長達七年病史的精神病患者。

    SEC股票一天之內暴跌,薄宴重新出現在SEC總裁的辦公桌前,任有些老股東怎么敲著桌子不想承認薄宴,可他們沒辦法,當薄宴指著他們的鼻梁說,現在只有我能帶領SEC重回巔峰的時候,那些股東就知道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。

    薄家以后是薄宴的天下。

    后來隋安帶著童昕去祭拜過很多人,薄焜、薄譽、隋崇的父母,還有童妤,那真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,只可惜那么年輕就香消玉殞,童昕告訴隋安,他其實早就知道媽媽不在這個世界里,可是他就是想要有個媽媽。

    隋安看著那一塊塊的冰冷的石碑,覺得自己應該感恩,她是這里面最幸運的,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,包括薄宴。

    書香門第【你的用戶名】整理

    附:【本作品來自互聯網,本人不做任何負責】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!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凯时手机app - 凯时优质运营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