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二二章 最終戰

作者:因倪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自從紐斯卡爾拋出了十級文明的傳承消息,整個宇宙都熱鍋沸騰了起來,雖然紐斯卡爾的祭長們仍舊沒有現身,但他們的這一反擊也是果決而有力的。

    作為納林瓦德和紐斯卡爾之外唯一的八級文明,羅冉聯盟自是一馬當先去攪風攪雨獻殷勤,而下頭那些七級文明,也有些按耐不住蠢蠢欲動;甚至納林瓦德本身,在一些別有用心的官員把持下,也開始了各種小動作。

    納林瓦德一些有心份子在王都上躥下跳,竟然很是順利地壓制了木卿心魔的支持派,他們動員民眾,蠱惑留守軍隊,甚至暗中和前大皇子達成了共識。

    在木卿心魔出兵紐斯卡爾,大軍壓到其首都的第二天,也就是紐斯卡爾發布了十級文明消息的第二天,納林瓦德發動政變,控制了王都,并在國內召開記者招待會。

    納林瓦德發言人,一臉沉痛地在全宇宙人民面前道:“紐斯卡爾發布的消息我們已經知道了,雖然很不愿意相信,但聯系新皇陛下近期的種種詭異言行,我們不得不承認紐斯卡爾的說法。這是一個莫大的恥辱,我宣布,從現在開始,我納林瓦德不再承認這個怪物的國君身份,同時,我國愿與紐斯卡爾攜手,共同抗擊宇宙異族!”

    說完這個,發言人又說道:“國不可一日無君,由于國內的皇親大都被那怪物殺害,連太上皇也被囚禁到無人所知之處,經過內閣商議,我們請回了血統尊貴且名正言順的前大皇子。事急從權,一小時后就將為大皇子舉行授冠儀式,后天將補上登基典禮,到時歡迎各界人士前來觀禮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想到納林瓦德的反應竟如此果決,僅憑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,以及十級文明的消息,就要廢了新皇另立。不過,也怪那新皇手段酷厲,鬧得人心惶惶國勢不穩,這種時候不在國內坐鎮偏要去和紐斯卡爾掐架,可不就被人抄了大后方?

    而紐斯卡爾反應也快,在納林瓦德的記者招待會剛發不久,紐斯卡爾立刻就在第二宇宙隔空祝賀,贊揚了納林瓦德敢于面對問題勇于解決問題的精神,并宣布愿與納林瓦德結盟,干掉異族怪物和其軍隊,以往誤會既往不咎,甚至可與之共享十級文明的傳承消息,共同進步。

    納林瓦德官方也立刻熱情回應,甚至羅冉的官方發言人也冒出來和大家湊熱乎,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樣子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一起打敗可怕的異族侵略者,一起分享十級文明的傳承。

    羅冉聯盟:“我軍很快就將抵達紐斯卡爾首都,同時,我們還將帶去最近在網上鬧的沸沸揚揚的納林瓦德新皇真身,到時會與納林瓦德新皇當面對峙,是真是假,我們當面揭曉。”

    納林瓦德不甘示弱,當即表示大皇子登基后一定盡快前往紐斯卡爾,與盟友一起共同揭發假皇帝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在三大八級文明的接連發力下,網絡上不少人開始動搖,覺得是不是真的有那種會偽裝成人的恐怖怪物,趁著納林瓦德的三皇子受傷失蹤,偽裝占據了他的身份,從而鬧出這一**腥風血雨?

    當然也有些自覺理智的聰明人默默搖頭,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,納林瓦德的新皇到底是太年輕了,估計是要翻船的節奏了。可惜這位新皇成功了九十九步,只差最后一步臨門一腳時,翻在了陰溝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連的壞消息傳來,木卿心魔的軍隊里也開始有了各種異樣的聲音,尤其在得知納林瓦德政變,后方被抄,舉世皆敵后,懷疑、動搖、恐懼,各種情緒紛紛壓在軍隊頭頂,很多早有小心思的人,行動起來就更加順利了。

    眼看著那些人暗下的小動作,近侍有些猶疑:“君上,真的不用做些什么嗎?”

    木卿心魔瞇起紅寶石般的眼睛笑了笑,“已經做了。耐心,等待。”

    近侍還是有些擔憂,“那國內那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啊……呵呵。”木卿心魔但笑不語。

    近侍以為君上是氣壞了冷笑,卻意外發現君上的笑容還挺溫柔挺真心實意的,這意料之外的反應,讓近侍不禁有些寒意。都到了這種危機時刻,君上卻仍舊什么都不著急,到底是真的一切盡在掌握,還是像傳聞中說的,怪物沒有心?

    木卿心魔站起身,一步步走向駕駛高臺,外面一排排整齊的戰艦匍匐下首拱衛著他,左右大屏幕隨著木卿的腳步亮起,木卿的心腹手下們一一出現在了屏幕上,隨著木卿走過的腳步,整齊敬禮,“君上!”這些人目光堅毅,仿佛絲毫沒有被外界的信息干擾,他們才是木卿真正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報告君上,羅冉的軍隊2小時前經過羅斯卡特,預計十分鐘內抵達此處,和紐斯卡爾呼應,對我軍形成包圍。”

    “報告君上,反叛軍占領首都,前大皇子入主皇宮,在內閣首輔的引領下,正在舉行授冠儀式。”

    “報告君上,羅冉聯盟應紐斯卡爾要求,加緊修復各大損壞空間港,已經搶修了6成以上航段,預計不久就能全面修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卿心魔對左右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都知道了。他從戰艦正中的對外視圖看向紐斯卡爾首都的一個方向,仿佛在那個方向看到了他預料中的一幕,“也該到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紐斯卡爾首都,某個重兵把守的星球,重重包圍的實驗室底部,一個詭異地連著空間通道的異維度內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哈哈哈終于成功了!十萬年了,整整十萬年了!”一個聲音帶著狂亂之喜,高興的幾乎已經語無倫次,到最后竟似哭似笑。

    這是紐斯卡爾消失的三大祭長之一,神恒。

    這個異維度只是一個大約半個星球大小的空間,底下的大地一片荒蕪,沒有任何植物,只有一些如水晶般一簇簇的礦石,頭頂的天空是一個覆蓋了整個空間的弧形半透明體,隱隱泛著藍色的光芒,仿佛一個人工制造的大腦一般的閃光棚。空間的邊際處,偶爾可看到同樣材料的大柱子,一直通到天上,和那藍光大棚相連,仿佛一跟跟撐天之柱。

    荒蕪的大地中心,有一個人為建造的基地,消失許久的紐斯卡爾神王祭長們,除了那位帶兵去了地球的,其他三人都在這兒。

    這個隱秘的基地,此時充斥著血腥味,祭長們所在的大廳四處染血,墻壁,地板,甚至連高高的穹頂,都被濺了很多血漬,還有一些碎碎的如肉粒一樣的東西黏在四周,簡直是磨盤地獄。

    與祭長們同時消失的紐斯卡爾幾千天才青少年,如今幾乎都不見了蹤跡,除了被三大祭長老懷大為圍在正中的一個青年,周圍只剩下十幾個活著的年輕人,他們用羨慕又帶著解脫的眼神看著那個成功的同伴。

    這幾天,祭長們仿佛瘋了一樣,不斷地拿他們這些人做試驗,給他們灌頂,輸入功力。剛開始的一天,因為祭長們還沒有掌握好規律,進來的人不大會兒功夫死了一半以上,大都是直接被無法承受的精神力撐的爆裂開來,那血色迸濺的一幕幕,大家都嚇瘋了,可是想跑又跑不了。

    祭長們不斷摸索灌頂的速率,雖然慢慢掌握了方法,但在用灌頂為這些人沖擊屏障時,又出了問題——死、死、死!幾千人死的最后只剩下這十幾人,一個個失敗,一個個爆炸,掃除的機器人都被瘋魔的祭長們粉碎了,他們只能忍受著這充斥血腥污穢的地獄,等待著生死一線的瞬間。

    還好,終于成功了,僥幸存活的十幾個年輕人忍不住啜泣起來。

    幾大祭長此時目的達成了,也恢復了往日的儀態,完全不在意那些年輕人的失態,甚至覺得他們也是在為成功而欣喜。

    神照祭長甚至流下了淚,他是幾個祭長中能力最強的,也是這次灌頂計劃中付出最大的,此時的他氣若游絲,境界似乎隨時都可能跌落神王級,而其他二人也好不到哪去,都從久入神王級的老人,變得氣息微弱,甚至連中間那個他們剛剛制造出的新晉神王都不如。

    神允激動的無法自制:“犧牲這么多都是值得的!幾代人的夢想,十級文明的傳承,終于可以在我們這里實現了!”

    神照揮干眼中濕意,對著中央睜開眼睛的青年說:“從今天起,你就叫神合,是我紐斯卡爾的第五大祭長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一陣激動,眼神中有些劫后余生的慶幸,以及一步登天的狂喜。

    神允:“那我們現在開始嗎?去主腦那里接受考驗吧,我已經迫不及待了,等這一天等的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先等等,在我們閉關的這幾天似乎發生了很多事……”神恒皺眉看著通訊器,看著看著勃然大怒:“什么!?豈有此理!”

    神照和神允驚訝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神恒怒道:“這些無能的東西,竟然讓納林瓦德的小輩打到了我們首都星系!真是恥辱!神廣死哪去了!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驚訝。

    被人打到首都?他們紐斯卡爾??開玩笑的吧……不,就算是玩笑全宇宙也沒幾個人敢開。

    神照幾人也趕緊翻閱這幾天來的消息,國內,國外,星際,網絡,才發現外面已經翻天覆地了。

    神照一臉凝重,道:“神允你留在這里陪神合鞏固境界,感覺可以了,就去主腦那開啟傳承考驗!神恒你和我出去,我們去會會納林瓦德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此時,紐斯卡爾首都星系正是硝煙彌漫。

    兵臨城下的納林瓦德軍隊嚴陣以待,打著和紐斯卡爾同盟旗號的羅冉軍隊已經到來,他們并不敢和納林瓦德軍隊直接交火,只是小心地繞開到一邊和紐斯卡爾的部隊匯合,被紐斯卡爾擴進他們的首都二層防護罩里。

    羅冉聯盟的軍隊還帶了整整一個排的記者艦來搞直播,似乎是真的準備在全宇宙面前,和納林瓦德新皇對峙其身份真假問題。

    納林瓦德對羅冉聯盟和紐斯卡爾的小動作聽之任之,任由他們匯合,任由他們拉起記者艦隊搞宇宙投影直播,甚至在他們申請投影會面的時候,木卿心魔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投影會面,就是將諸多目標的身影用全息成像技術,按一定比例,全真實模擬投影到指定位置,進行約談會面。這次他們投影的位置,是紐斯卡爾外的宇宙虛空,三方軍隊角力的中心。

    當木卿心魔出現在記者們的鏡頭前時,所有人都在感嘆果然是個美男子,怪不得網上那么多人為了這張臉鬧生鬧死的充腦殘粉。

    不過當和他一模一樣的另一張臉出現時,所有人都驚嘆出聲了,眼前這兩個連氣息都被設備投影的一般無二的人,當真是讓人傻傻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所有人都沒想到,納林瓦德的新皇在這種情況下,對所有人視而不見,只是看向了和神皇真身在一起的一個不知名小人物。

    “水水,你來了。”木卿心魔看著命魂身后的方善水微笑,而后又掃視了周圍的所有人一眼,有紐斯卡爾的皇帝,有羅冉聯盟的總理,還有各大宇宙媒體的重要人物,感嘆道:“今天真是熱鬧。該來的都快來了,該死的都快死了,呵呵,世界很快就能清凈了。”

    木卿的命魂拉著方善水的手,面無表情地出現在現場,看到心魔眼睛老盯著方善水,不動聲色地站位擋住他視線,冷冷地盯著心魔,可惜心魔對他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方善水面色也不好看,聯系不上師傅,又被人拿地球的安危威脅。

    “納林瓦德的新皇,還是該叫你怪物?看到和你一樣的人,你有什么想說的嗎?”

    “經過和納林瓦德前大皇子的基因和精神波共測,事實證明,這個人,才是真正的納林瓦德皇室,此事已經由第二宇宙下屬星際公證處鑒定,確認屬實。”說話的人,正是羅冉聯盟請來的星際公證處的工作人員,話由他們口中說出,還是很有說服力的。

    圍觀的記者團們聞言大驚,趕忙對著公證人員一陣攝錄,將這一爆料第一時間反饋到媒體直播頻道。

    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驚詫,心想莫非紐斯卡爾那信口胡謅一樣的謠言,竟是事實真相?

    “你這怪物,幾個月前納林瓦德三皇子被皇后派人伏擊,重傷逃脫后失蹤,流落到了偏遠的小星系。你就趁機占據了他的身份,興風作浪,現在被識破了,還不束手就擒!”紐斯卡爾的軍隊主帥指向納林瓦德的軍隊,怒斥道:“還有你們這些人,睜大眼睛看清楚了,這邊的這個人才是你們真正的皇子,不要再被這怪物騙了!納林瓦德前大皇子已經重新接掌了皇位,馬上就會來接你們回國,你們現在醒悟還不算晚,再不回頭就陪著這怪物下地獄吧!”

    納林瓦德的軍隊頓時就出現了一些騷亂,那些早有異心的人,配合著外面的煽動,開始引導性地騷亂起來,企圖引起更大規模的動亂,使得軍心潰散。不過很可惜,騷亂還沒有擴散開,動亂的主要人員就被木卿的心腹團隊鎮壓了,折騰半天,最終結果竟是連一點水花都沒有掀起!

    看到這里,紐斯卡爾主帥頓時一啞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木卿心魔笑著地拍了拍巴掌,“最近你和這些人聊的開心么?我也很開心。你為了取信他們提供了自家的后門,是覺得我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?真是天真的可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說的大皇子,我想他是來不了了。”木卿說著,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面水幕,全息投影真實地把木卿掌下的場景模擬到虛空中來,那是納林瓦德皇宮,一個和木卿有幾分相似的男子,正志得意滿地進行授冠儀式的一幕,“真是很討厭別人碰我的東西,哪怕是我親手送給他的,也很討厭吶。”木卿感嘆著按下了手中一個啟動鍵。

    轟轟轟轟——!

    記者團,紐斯卡爾皇帝和主帥,羅冉總理,直播頻道前的圍觀群眾……所有人目瞪口呆,眼睜睜地看著木卿的一個按鈕按下,納林瓦德首都傳承無數年,占地超過半個星球的皇宮,就這么被炸掉了!

    沒錯,幾乎半個星球就這么灰飛煙滅!還是納林瓦德這個八級文明的首都!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首都星系被兵臨城下,納林瓦德的首都星球被他炸掉一半,所有人看著仍舊笑容可掬的納林瓦德新皇,忍不住在心里咆哮:這個瘋子!

    木卿心魔看到大家都很驚訝的樣子,微笑揮手:“不要這么驚訝,一切才剛剛開始。”木卿心魔伸出五指,每個手指頭上似乎都連著一條若隱若現的線,這些線條一直連接到紐斯卡爾首都星系外,由各種磁場和星流漩渦組成的防護罩,用力一扯。

    嗞——!

    紐斯卡爾主帥臉色大變:“不好,他已經解讀了首都防護程序!”

    木卿心魔點頭道謝:“是啊,解讀了。還要多謝你提供的后門,不然我并不能這么快,也要感謝你們那與人方便的祭長大人,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紐斯卡爾主帥聞言,氣的險些要吐血。

    咔擦,咔擦,咔擦……

    無數的紊裂聲如雷震耳,響徹宇宙,木卿心魔揮揮手,他身后蓄勢待發的軍隊,立刻如蝗蟲一般撲向那孱弱的防護罩,無數能量朝著裂開的縫隙傾瀉而下,那已經被木卿心魔弄出很多裂紋的防護罩,堅持不到五秒就轟然崩塌!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軍隊還來不及反應,就從安全的后方被揪了出來,和納林瓦德的軍隊絞殺在一起,明顯因為情勢變化太快,被打的懵頭懵腦的。

    這情勢變幻的,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,不止現場的當事人們一陣呆愣,就是后方坐看直播的觀眾們,也忍不住大呼精彩。

    當大家都以為這位納林瓦德的暴君已經完了的時候,他反手就給了所有人一巴掌,又沉又重,打得人臉疼。

    這位納林瓦德的暴君放任大后方的人在家里鬧,卻是早早安置了泯滅性武器,就等著將這些人聚在一起,然后一網打盡全部弄死;放任手下軍隊的人在戰場上鬧,卻在他們和紐斯卡爾互通有無時,得知了紐斯卡爾的防護罩暗門,借機順利將其破壞,打得紐斯卡爾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弄清楚這一點,很多人都不由再感嘆了一句:瘋子。

    不少人覺得,納林暴君應該有其他很多和平的手段解決問題,但他似乎就是喜歡殺人,任由身邊的人各種作死,甚至故意誘人犯錯,然后被他逮到就立刻舉起屠刀殺干殺凈,不給人任何改過機會。

    周圍處在戰場邊緣的記者團一陣頭皮發麻,生怕這喜歡殺人納林瓦德的暴君,一個不順眼把他們也組團送上西天。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異動,既然這位瘋狂的暴君沒叫停,他們就老老實實地仍舊做著投影會談和實況轉播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在等什么?快上去幫忙啊!”紐斯卡爾的主帥氣急敗壞,沖著羅冉聯盟的總理大吼。羅冉聯盟的總理內心不快,但想到十級文明的傳承,有氣也忍了,伸手準備下令幫忙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呵呵笑道:“為了十級文明的傳承,你們羅冉還真是夠孫子的呢。”

    羅冉聯盟的總理第一次被人這么指著鼻子嘲諷,臉青得都有些掛不住了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:“不如我來告訴你們十級文明的傳承消息,你們羅冉來給我做孫子~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主帥怒道:“你胡說,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國的機密!”

    “我胡說嗎?30歲以下的神王,找到第二宇宙的主腦所在,就可以開啟十級文明的傳承考驗,怎么樣,我說的對不對?”木卿心魔看著紐斯卡爾國王驚駭而又鐵青的臉,笑著繼續給他會心一擊,“如果說的不夠充分,我還可以為你們報一下主腦所在的異維度目前的空間連接點,就在你們紐斯卡爾的首都境內啊,很近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”紐斯卡爾的國王反應過來想要掩飾,發現已經晚了,所有人都從他剛剛不敢置信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,此時否認已經無用,紐斯卡爾的國王只能氣急敗壞,“你怎么會知道!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我不知道的話,你們祭長大人手中的灌頂資料,又是從哪里來的呢?那可是我特地研究好送到你們面前的。努力了十萬年都沒努力出一個30歲以下的神王,我這份資料,可是解了你們的燃眉之急,我真是個好人吶。”木卿心魔看著紐斯卡爾的軍隊慢慢地潰不成軍,心情很好地再給了紐斯卡爾國王一記三連擊。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國王頓時吐了一口血,是真的被氣到吐血了!哪怕以他的體質,也受不了木卿心魔那一再的打擊,絕境中唯一的希望,竟是敵人送來的□□,他們還開開心心地吃下去了!

    “什么!那份資料是你研究的!?”一個聲音突然穿透戰場而來,一臉絕望的紐斯卡爾國王和軍隊主帥,突然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激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祭長大人!”

    “恭迎祭長大人!”

    神照和神恒轉眼出現在眾人面前,兩人臉色有些蒼白,似乎是大病初愈一般,但氣勢仍舊驚人,畢竟是老牌的神王級大能。

    神照一臉鐵青,面色嚴肅地看著木卿心魔,“小輩,你說的都是真的?那份灌頂資料你有沒有做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手段嘛,大概是有的。”木卿心魔實誠地點點頭,“給你們的資料不全,你們想要靠那份資料在短時間內琢磨出個新晉神王,估計你們國家的天才青少年也都死得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神恒聞言大恨:“你好歹毒!”他想到了異維度那血染的大廳,想到那些慘死的國家天才們,本以為他們是為國犧牲死的有意義,誰知道這一切都是別人的陰謀!

    神照臉色沉沉,拉住了差點沖上去的神恒,“這是陽謀,是我們的貪念造成的。小輩,除此之外你還有動手腳嗎?”

    木卿心魔:“沒了,我只負責提供資料,手腳都是你們自己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去死了!”神照臉色赫然一變,猛然向木卿所在的戰艦出手,神恒也同一時間躍出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不動不避,卻突然對著羅冉的總理所在說道:“蘭斯元帥,j8907、k2341!我幫你攔住他們,你快去。”

    羅冉的總理一愣,但他身后卻有身影忽然一動,不遠處羅冉的艦隊隱有人影竄出。

    神照和神恒神情大變:“不好!”他們沒想到木卿竟能精確地說出第二宇宙主腦所在的異維度坐標,本是對著木卿心魔出手的兩人,趕忙改變方向,就要去攔截羅冉聯盟的神王。

    比起納林瓦德這邊的新晉神王,羅冉那邊的神王對他們威脅更大,尤其他們現在老的殘,幼的弱,若是正被蘭斯找到異維度,哪怕有神允神合聯手,也根本就對付不了蘭斯!

    “快聯系神廣,讓他趕緊回來,立刻馬上!用上神器也給我立刻趕回來!”神照當先沖在前頭,氣急敗壞地吩咐著落在他身后的神允,不過沒有得到神允的回應,卻只遠遠聽到神允‘呃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神照回頭,木卿心魔站在神允身后,穿透了神允胸膛的手,血淋淋地掏出了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,正對著神照微笑。

    原來木卿心魔根本就沒在那艘戰艦里,而是在被投影時,就以投影覆蓋真身出現在眾人面前,不會有人意識到他竟如此孤身犯險,也不會有人意識到這么個投影會有殺傷力,神允就如此輕易地栽了。

    “神允祭長!”紐斯卡爾那邊紛紛發出悲痛的哀嚎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。

    神允倒在了宇宙虛空中,已經沒有了氣息,栽在同為神王的木卿心魔手中,在攪爛他心臟的一刻,木卿已經同時毀掉了他的大腦,他沒有任何存活的可能。

    神照悲痛的怒吼:“小輩爾敢——!!!蘭斯!這人才是第二宇宙真正認定的傳承人,目前唯一靠自己的能力晉升神王的30歲以下天才,不殺他,沒人能得到第二宇宙的傳承。殺了他,我發誓和你羅冉共享傳承!”

    那邊狂奔中的蘭斯元帥,果然停下了腳步,看向木卿心魔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笑呵呵道:“不用這么緊張的看著我,我雖然是30歲以下的神王,但沒有第二宇宙主腦,我想繼承傳承也沒處繼承不是。只要你先拿到了主腦,我短時間內打不過你,你自然不用擔心我會繼承到什么。如果等我能打過你,搶回主腦的時候,你們還沒有培養出人才,那自己無能就怪不得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了造出年輕神王,紐斯卡爾的祭長們自耗功力,一堆老弱病殘,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元帥你確定不把握一下?跟我合作,你還有可能努力在我前頭搶走主腦,跟紐斯卡爾合作,呵呵,人家神王已經造出,趕著去開啟傳承,正要吃肉會分你湯喝?我相信元帥不是個蠢貨。”

    蘭斯元帥聞言,果然頭也不回地走了,還帶著羅冉聯盟的軍隊一起,神照一臉被逼到絕境的黯然,冷戾地看了木卿心魔一眼,而后毅然決然地沖著蘭斯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在兩人背后悠哉地揮揮手,繼續調動軍隊圍剿紐斯卡爾最后的參與軍隊,他的目標明確,就是打下紐斯卡爾,握入掌中!

    一切快要塵埃落定,木卿心魔終于看向了方善水,笑靨溫柔:“水水,打下這世界給你可好?愛我可好?”

    木卿命魂臉色鐵青,拉著方善水后退。

    木卿心魔當著全世界的面告白的一幕,被兢兢業業混在戰場的記者團如實地反饋到各大媒體,引發了16級地震以上的大轟動。

    幾乎超過半數的網友們瞬間被感動,哭著喊著拜倒在男神地褲腿下,對方善水又妒又恨,對面前這兩男爭一男,兩男還像的仿佛同一個人的一幕表露了濃濃的興趣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紐斯卡爾的國王,從神允的尸體上獲得了一個東西,一枚戒指似得通訊器,就是剛剛神照吩咐神允和遠在地球的神廣聯系用的工具,雖然消耗甚大,但可以無視任意距離,甚至必要時可以開啟傳送,哪怕只能用一次,也是救命的工具。

    拿到這枚戒指,紐斯卡爾的國王立刻動用了百艘護衛艦上的備用能量,發送了危機消息,并直接開啟了緊急傳送,等待神廣祭長回應。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國王自從拿到這戒指,就一直保持低調希望別被木卿注意,直到神廣祭長那邊很快有了動靜,紐斯卡爾的國王終于喜極而泣,沖著木卿心魔怒吼,“你完了,等神廣祭長回來,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!”

    紐斯卡爾國王舉起戒指,戒指自行飛到虛空中,碎裂成粉,一個碩大的黑洞出現在眾人面前,黑洞不斷旋轉著,似乎在調整接應的地方位置,很快,小小的太陽系,蔚藍的水色星球,閃爍著大量雷光的大氣層……

    方善水瞪大眼看著這一切,那個祭長竟然真的在地球,不過幸好,眼下看來,他們暫時還沒有對地球造成太大的危害,不過那雷光……

    記者團們也非常敬業地趕緊將這一幕攝錄下來,這一趟來得太值了,只要他們不死,幾乎可以肯定的說,每個人回去都會升職加薪!

    很快,黑洞后出現了國王期待已久的神廣祭長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一幕明顯不是國王期待的……神廣祭長被追的像條狗一樣四處逃竄,他身后緊跟著一個打著黑傘的人,那人面如冠玉長身玉立,腳下不緊不慢地走著,卻仿佛能縮地成寸,讓神廣祭長逃無可逃。

    面對紐斯卡爾國王打開的通道,神廣祭長簡直如抓到了救命稻草,因為他此時所有精力都用在了逃跑上,根本沒能耐靠這個逃脫!

    方善水看到了追在神廣祭長身后的人,忍不住高興地喚道:“師傅!”擔憂了半天,如今親眼看到師傅沒事,家鄉地球也沒事,方善水終于是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方元清似乎是聽到了徒弟的呼喚,耳朵一動,朝著前方突然出現的黑洞望去,紅寶石般的眼睛梭巡了一陣,看到了自家徒弟的身影,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這時,隨著方元清的靠近,方善水才看清了方元清的情況。

    無數雷電在方元清的頭頂聚集,甚至形成了各種恐怖的形態,天空陰云蔓延了方圓數百里,卻一直以方元清為中心移動,這是,天劫!

    方善水大驚,師傅竟然在這種情況下正在渡天劫!?

    那被方元清追成狗的神廣祭長,終于逃到了黑洞出現的位置,一躍而入!

    方元清看著這一幕,皺了皺眉,手一拉將大黑傘合上,甩手就朝神廣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紐斯卡爾的國王驚叫:“祭長小心!!”

    神廣祭長正興奮逃出了生天,聽到國王的叫聲,猛然驚覺地向前一撲,卻已經完了,刷——!一把黑傘穿胸而過,將神廣釘死在黑洞外!

    一步生,一步死。

    神廣睜大眼睛死不瞑目,紐斯卡爾的國王吐著血暈死過去。

    方善水趕忙想靠近黑洞,大叫著:“師父!”

    方元清在地球那頭,隔著黑洞對方善水揮揮手:“徒兒退后,你所在的空間極其排斥為師,由于為師靠近,現在這通道已不穩定,你勿再上前,待在那別動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聽話地停下腳步,忍不住擔心地問:“師父?你在渡劫?”

    方元清點點頭,怕那神廣越過黑洞會傷到那邊的徒弟,方元清把自己的傘也丟了出去,現在沒了武器,只能硬抗了。

    “由于這些人搗亂,地球的空間壁變薄,為師得提前飛升了,走之前能看到你好好的,為師余愿已了。”方元清望望天空大作的雷電,一道又一道雷電,如天兵的刀槍劍戟狠狠戮刺而來,將方元清周身的護身一層一層打散,又重新聚集。

    方善水擔憂地看著,方元清渡劫的一幕如實地倒影在黑洞前,所有的記者都瞪大眼睛看著這個一傘戳死一個神王的神奇大能,幾乎把所有鏡頭都對準了黑洞那邊正在渡劫的方元清。

    一傘戳死一個神王啊!這牛的已經突破天際了好嘛!這到底是哪里來的恐怖人物!?所有正觀看直播的高級文明民眾都驚呆了!

    這可比木卿心魔一手掏心還酷了,畢竟被木卿掏的那個,全宇宙都知道人家已經被木卿陰過了,變成老弱病殘了;而眼前這個被一傘戳死的神王,才是現在紐斯卡爾最厲害的神王!所有紐斯卡爾人眼中最后的救世主……救世主就這么死了。

    一堆又一堆雷電劈下,威力越來越大,甚至大到整個天空都在震蕩,天空甚至在這震蕩下慢慢裂開了。

    七十九……八十……

    方元清轉頭,在雷光中看了看自家徒弟,又看了看站在徒弟身邊,兩個一模一樣的木卿,突然笑了,對木卿道:“好好照顧善水。你這心魔,呵呵,我倒也被你騙了。既然如此在意,就好好把握吧。”

    聽了方元清的話,兩個木卿用同一種神情看向了方元清,那相似的程度,竟完全像是一個人般。

    方元清最后看了眼自家徒弟,對著徒弟微笑安撫道:“善水,你好好的,師父早晚會來接你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句話,兩個木卿都沉下了臉。

    八十一!

    轟!!!

    萬千雷電將天空劈開,將大地撕裂,山河破碎,萬物泯滅!

    方元清的身影完全被雷電淹沒!方善水驚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,差點就想從飛船跳出去飛向黑洞,不過方善水也知道師父正是最關鍵的時候,萬不能讓他為再自己分心。

    這最后一層的雷電,持續了將近一刻鐘,將方圓百里刮下三尺,盡皆夷為平地,之后,終于慢慢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正在方善水焦急地搜尋著師父的身影時,一道金光從裂開的天空射下,不同于雷光的爆裂,這光芒溫和而穩定,仿佛是傳說中神界的接引之光。

    方善水終于在那光芒中看到了師父的影子,放心的同時,擦了擦眼角眼淚,還能見到的,他對自己說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紐斯卡爾神秘異維度,神合被第二宇宙的主腦踢了出來,卻發現兩位祭長大人已經和羅冉聯盟的蘭斯元帥同歸于盡了!

    神允祭長在接到神照祭長的通知后,就將神合踢進了第二宇宙主腦,開啟了第二宇宙主腦的傳承考驗,還來不及交代神合什么,那邊羅冉的蘭斯神王就殺到了這邊的異維度空間。

    蘭斯一開始倒是不想和神允神照拼命,但是在看到兩人果然如木卿所說的孱弱無力,而神合又已經進了第二宇宙主腦進行考驗,自然就忍不住了,這時候再不拼命什么時候拼命!

    蘭斯一人干掉了兩個老牌神王,卻在最后得意的一刻,遭到了神照耗盡生氣的致命暗算,在蘭斯拼命應對的時候,神照啟動了基地自毀裝置,三人同歸于盡。

    神合出來,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片狼藉,異維度空間幾乎被毀,外面納林瓦德的軍隊層層推進,已經到了紐斯卡爾最后的首都星球,紐斯卡爾的國王氣得病危,軍隊主帥不斷地給神合發求救消息。

    神合很是茫然,他有什么辦法呢,他無法通過第二宇宙的考驗,祭長大人們什么都沒有教他就走了,第二宇宙的主腦根本看不上他,雖然給他開啟了考驗,里面的內容都是考驗真正的天才神王的,神合這種拔苗助長出來的,進去就是失敗!失敗!各種失敗!這些將神合的自信心打擊的片瓦不留,他甚至不敢出去和納林瓦德的新皇對抗,那才是真正在30歲以下就自己晉升成神王的天才,他……打不過的。

    祭長大人都死了,紐斯卡爾也要毀滅了,沒人會對他的失敗失望。

    神合找到木卿心魔所在的地方,用最高祭長權限,開啟了紐斯卡爾的整個首都星系的泯滅自毀程序,讓所有的能量反應堆,都向著木卿心魔所在的方向,集中爆發而去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木卿心魔臉色一變,下意識揮手要將方善水送走,一動手卻猛然想起這只是投影。

    方善水和木卿命魂發現投影被揮走,奇怪地看向木卿心魔,卻看到了木卿心魔將自己的精神力實體化成巨大的翼龍,翼龍出現的瞬間就被無數能量團射中,而后一聲哀鳴,炸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木卿!”

    更多的泯滅新能量如流星雨般瘋狂砸來,周圍無數戰艦四散奔逃,索性有木卿的心魔擋了一下,第一波并沒有出現多大世上,但是這只是剛開始。

    神合啟動的是紐斯卡爾的底蘊,第一波攻擊就已經讓神王級的木卿心魔受了傷,再來一次他肯定扛不住!

    方善水眼看著越來越多的泯滅性能量向木卿心魔襲來,根本來不及多想,就讓木卿命魂將飛船開過去,去撈木卿心魔。

    慶幸的是,他們乘坐的飛船,還是早先的那艘黑影,上面還有當初為了借鬼道畫的陣紋,當初方善水幾人被脅迫同意和羅冉聯盟來這,他們可能也是不想逼得太過,并沒有跟多的要求,任由方善水幾人還待在他們自己的飛船上,這倒是他們此時的救命本錢了!

    “浩蕩穹宇,幽幽冥淵。生路死路,陰間陽間,今信者啟奉,借道黃泉。”

    看到飛船迎著無數泯滅能量團將木卿心魔撈了進來,方善水立刻大喝:“鬼門,開!”

    轟——!無數能量炸響的聲音震耳欲聾,差點將方善水幾人從異維度震出來,當然這只是感覺而已,那些能量終究還是從變成半透明的飛船上穿透過去,沒能傷到他們分毫。

    方善水幾人大大地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剛剛那一幕實在太驚險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他怎么樣?”

    木卿命魂探了探心魔鼻息,面無表情道:“沒心跳,死了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聞言莫名有些傷感,不過還來不及想太多,就見木卿命魂和心魔身體接觸的地方,開始散發出陣陣白光。

    方善水:“這是……身體的自我補強?”

    木卿命魂的黑金身體慢慢融化,如一陣水般流進了心魔所在的本體,逐漸融合為一。

    方善水幾人在旁看著,等到光芒漸散,原地只剩下一個木卿,和元沛熙佳面面相覷了兩眼,方善水伸手摸了摸木卿的胸口,感覺到了心跳的存在,頓時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方善水看到自己手下的人睜開了眼睛,木卿帶著點迷蒙紅光的眼睛看著方善水,微微笑了,“水水,醒來就看到你,真好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正憂慮著醒來的究竟是木卿的命魂,還是木卿的心魔,卻突然被木卿伸手勾住了脖子,拉下,吻住。

    方善水睜大眼睛一陣愕然,驚訝地甚至忘了反抗,任由木卿吻過他的嘴,舔開他的唇齒,甚至還在一路吮吻著深入。

    元沛和熙佳愣然片刻,在旁邊猛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方善水反應過來趕緊想要反抗,卻發現被抱的緊緊的根本反抗不能。

    我去,這醒來的莫非是心魔?還是命魂融合后被心魔污染了!?快還我純潔無暇的木卿!方善水內心在咆哮。

    143|二三章 完結章

    【星海戰爭講壇】

    主持人:“風云變幻,世事無常,短短一天時間,宇宙格局改寫。 真是沒有想到,納林瓦德竟然真的成為了最后的勝利者。一場戰役,一個十級文明傳承的消息,坑殺了三大八級文明所有老牌神王,這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。哎,貪婪真是世間最危險的欲念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我早就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哦,艾布納專家有何見解?這次羅冉出兵援助紐斯卡爾,艾布納專家你堅辭了主帥之位,很多羅冉民眾都把蘭斯神王的死和這次的失敗怪在你的頭上,認為如果你出馬,可能就會改寫羅冉的敗局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呵呵,你覺得我這小胳膊小腿,帶幾個兵就能攔得住神王?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這個……神王是另一個層次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這就是了,神王要作死,誰能擋得住?就算我出馬又有什么用?敗了就是敗了,再叨逼叨逼也只是顯得自己輸不起。十級文明傳承就是個肉骨頭,人家明說著下面有陷阱,這些神王還非要往里跳,死了能怪誰?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可是十級文明傳承的消息是紐斯卡爾拋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那還不是被那家伙逼的。戰場直播你們也看了,納林瓦德那家伙明顯是對十級文明的傳承內]幕非常了解,了解的甚至出乎紐斯卡爾的預料。這分明就是他在給我們挖坑!這場戰爭,從紐斯卡爾的四大祭長被分別調開,敗局就已經注定了。我們不出兵,蘭斯神王沒去參合,他一個人打兩三個老弱病殘,估計也不會有多吃力;而我們出兵了,他就更輕松了,你看看,他一句話,蘭斯神王就沖在前頭幫他解決了紐斯卡爾的幾大祭長,他自己呢,優哉游哉在外慢慢攻打紐斯卡爾,還能順便和美人談談情!我們輸就輸在得失心,對于十級文明傳承太著急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這么說,艾布納專家是認為一切都是納林瓦德新皇的陰謀?剛剛專家也說對現在的結果早有預料,這位納林瓦德的新皇難道真的這么厲害?可是在戰場最后,這位新皇陛下也遭遇了紐斯卡爾的反擊,差點身死。雖然最后被找到了,但同時那位據說是納林瓦德新皇真身的人卻消失了。現在,這位新皇還和當初那位跟在新皇真身身邊的美人形影不離,很多民眾都覺得這里頭有些貓膩。甚至有傳言說,暴君其實已經死了,現在是那個真身取代了他的身份,坐收了勝利果實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呵呵,不用看過程,我們來看看這場戰爭的結果——紐斯卡爾四大神王祭長全數身死,雄踞宇宙霸主之位十萬年之久的八級文明從此除名;羅冉聯盟唯一的蘭斯神王身死,羅冉如今也是拔了牙的猛獸,只能夾著尾巴做人;而納林瓦德呢,國內的新皇反對派,經過兩次雷霆清掃,死的一干二凈!擁有現在宇宙中唯一的神王級大能…哦,應該說是我們高級文明中,現在隨便來個土著星系也臥虎藏龍的我都快看不懂了。此外,這位神王還是30歲以下的天才,又獲得了第二宇宙主腦,以及隨時可以開啟的十級文明傳承……”

    主持人[擦汗]:“聽艾布納專家這么一說,我也覺得內心十分惶恐。這位納林瓦德的新皇……如果一切真的都在他算計當中,那他確實是太恐怖了,真不想和這樣的人成為敵人。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至于說真假皇帝的,兩個長相一模一樣,氣息一模一樣,精神力波動一模一樣,甚至連喜歡的人似乎都一模一樣的人,你覺得這其中有什么貓膩?紐斯卡爾的蠢貨,找到一個貍貓就急著想要去換太子,就沒想過這個貍貓可能也是太子變得?”

    主持人[瞪眼]:“可是……萬一是真的,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?這樣有什么好處呢?”

    艾布納:“好處,那可多了。立個靶子在前頭得罪人,吸收火力,就算這個靶子被弄死了,說不定他又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復活了。萬一靶子把人都得罪狠了,還可以犧牲他說自己是被什么怪物取代了……你們不知道,這家伙陰險的很,我上次不就說過,你把他當腦殘覺得莫名其妙,到最后只會發現自己才是被他弄腦殘的一個……”

    【星海戰爭講壇】

    近侍擦著冷汗看著正在陪心上人看節目的君上,恨不得當下就去找人把這污蔑(?)君上的節目給查封了。但見幾人看得如此專注,君上又如此氣定神閑,也不敢真去鬧什么。

    方善水:“他分析得還真挺像是那么一回事,只是他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心魔這種東西。如果不是知道心魔的厲害,我也要以為他說的是真的了。”說到這,方善水用眼角瞥了木卿一眼,覺得這家伙確實問題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也這么覺得。”木卿毫無所覺地對方善水微笑,將方善水的手放在自己掌心。

    方善水警惕地看了木卿一眼,防備他又會動手動腳,“那你現在到底是心魔還是命魂,你不是把我的木卿吞噬了吧?”

    木卿純真無辜地望向方善水,黑幽幽的眼睛里寫滿坦然和真誠,就跟當初像只小雛鳥般跟著方善水時一樣,這讓方善水忍不住有些愧疚自己不負責任的懷疑。

    木卿:“水水,我只是恢復記憶了而已,你嫌棄現在的我了么?雖然我現在恢復記憶沒有以前那么天真,但我保證,無論什么時候,我滿心里都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耳朵爆紅,只覺被膩歪的雞皮疙瘩爬滿身。

    近侍默默給君上點了個贊。

    “無論哪個木卿,我從來都是你的。”木卿湊近方善水耳邊,說得聲音很輕,說完就在方善水耳邊親了一口,方善水都沒有反應過來,只覺耳朵一熱才發現自己又被偷襲了。

    方善水:……

    好吧,他已經有點習慣了。

    方善水伸出了手,在近侍一臉惶恐的視線下,使勁揉了揉木卿的腦袋,把他一頭柔順的秀發揉成雞毛撣子才罷手,方善水拍拍手鄙視道:“一個大男人,別老是搞這些膩膩歪歪的東西,喜歡就喜歡吧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木卿有點呆地望著方善水,頭發亂亂的,那蠢樣,看得近侍十分眼瞎,恨不得立刻上前去給君上理順發型,但是,近侍收回了蠢蠢欲動的腳步,覺得這時候要是他真敢上前打擾君上的談情說愛,肯定會不得好死……

    木卿:“水水,你也喜歡我嗎?”

    方善水:“喜歡啊。”

    木卿:“那愛我嗎?”

    “喂不要這么快得寸進尺,”面對木卿仍舊一臉認真的樣子,方善水妥協道,“我一直是把你當最親近家人的……既然你這么說,我盡量轉變下思維吧,我現在也只有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就可以了。”木卿一把抱住方善水,看起來十分高興,跟個小動物一樣在方善水身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這讓周圍幾個悄悄圍觀的單身狗,又是一陣眼瞎,尤其前天兩個因為看到大庭廣眾下有傷風化的舉動而給與喝彩,最后反而不得好報的元沛和熙佳,紛紛給木卿投去鄙視的目光,深覺談起戀愛的家伙真是越來越沒有下線了。

    蹭著蹭著,木卿又忍不住繼續得寸進尺了,嘴賤道:“最親近是比對你師父還親近嗎?”

    方善水果決道:“那當然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木卿:……心碎

    近侍:( ⊙ o ⊙)!

    元沛&熙佳[幸災樂禍]:0v0叫你顯擺

    方善水:“師父是長輩,和你又不一樣,我們要是在一起,我師父也是你師父,你也得孝敬他。”

    木卿覺得稍微被治愈了些,微笑道:“會的,我一向很尊敬方元清師父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滿意點頭。

    近侍遠目,覺得君上的心上人估計很不了解君上,別看君上這會笑容滿面,說不定心里正想著怎么把他口中很是尊敬的方元清弄死弄殘,讓他永遠消失呢。

    木卿將方善水拉起身:“走吧,我帶你到處參觀參觀,你還需要繼續進修,學校已經準備好了,到時候我陪你去上學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:“你還要上學嗎?誰還教的了你,以前在博卡奇上課,你就天天開小差。”

    木卿:“可我想陪你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:“……你不是國王嗎?朝政怎么辦?”

    木卿:“國王都是很清閑的,累的都是下面的人,我有很多有能力的大臣,放著不用也是浪費。”

    方善水點頭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近侍:……大臣,沒有很多了,已經被君上你弄死了六成以上了。

    兩人一路遠去,近侍亦步亦趨地跟上,留下被遺忘的元沛和熙佳在原地面面相覷,身邊還放著【星海戰爭講壇】的節目,里頭艾布納專家仍在向大家普及著納林瓦德的暴君是多么多么兇殘,多么多么陰險,多么多么可怕……

    網上不停有人評論說,因為艾布納專家的講解,已對暴君大大路人轉粉,粉轉腦殘粉,腦殘粉轉信徒粉……

    元沛:“你是相信木卿老大,還是相信這個艾布納?”

    熙佳冷笑:“最了解你的,總是你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元沛抱頭:“可惜水水就讓這么一頭惡狼叼走了。”

    熙佳不屑:“說得好像他不叼走你就能叼走似得,有本事你去搶回來。”

    元沛哀嘆:“就是沒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——已達成的計劃書——

    目標1:趕走方元清,get

    目標2:肅清納林瓦德,get

    目標3:干掉紐斯卡爾,get

    目標4:英雄救美,替身死去,平息殺人動蕩,真身收拾殘局,worry

    目標5:告白成功,留下方善水,get

    總結:目標基本達成,計劃過程出現微小偏差,無礙。

    收拾完殘局,木卿腹內計算了一番,對自己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在菲什加德的絞殺磁場破滅后,木卿吸收了大量能量,一舉沖破了神王瓶頸,同時,恢復了以往的記憶。

    太快達到了新的境界,后果就是心魔叢生。

    木卿每天都會聽心中有個聲音在蠱惑他,獨占方善水,殺掉方元清,把國內那些暗算他的人凌遲處死,所有阻礙他的人殺殺殺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木卿聽了,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除了殺掉方元清這點有些難辦,也不能辦,其他,不用心魔蠱惑,也是木卿下一步的目標。

    木卿敵人太多,甚至在菲什加德時,已經感覺到被人盯上了,回了老家估計就更是糾纏不清。木卿自己倒是不在乎,但是很討厭這些人覬覦方善水。

    善水那么美好,那么獨特,那么神奇,肯定會被壞人覬覦,甚至可能會像他一樣遭到紐斯卡爾的暗算,這種場面光想想就無法忍受,完全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木卿決定在那些人正式接觸到方善水前,把那些家伙都弄死。

    有一個算一個,通通不能放過。

    因為木卿是這么多年來,唯一達標的人,在他突破了神王境的第一時間,腦海中就收到了第二宇宙主腦微弱的求救信號,主腦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把十級文明的傳承,被紐斯卡爾囚禁十萬年,關押地點所在等等,都告訴了木卿。

    木卿思考了兩天,根據那天方元清對善水的灌頂波動,以及自己在菲什加德絞殺磁場后吸收能量晉升的經驗,幫助紐斯卡爾研究出了一份他們急需的資料。而后,木卿故意抹掉了他已確認無害的部分,把不完整的大綱,用暗示的方法,傳輸給了菲什加德國家的一個科研人員。

    科研人員此時正對絞殺磁場事件廢寢忘食地多番研究,睡夢中偶得靈感,頓時欣喜若狂,以為是自己的努力有了回報,并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。而木卿滿意地在菲什加德撒好魚餌,等待紐斯卡爾這大頭魚上鉤。

    在菲什加德這里,木卿留下了灌頂的資料,以及不用他留,就已經鬧得轟轟烈烈的長生教的消息。方元清那完全超脫神王級的能力,對6級文明的人來說只是驚訝,因為他們分不清神王和超越神王有多大區別;但對紐斯卡爾這種頂尖文明來說,那就是無法理解的神跡,也是他們獲得晉升渠道的契機。

    只要紐斯卡爾的目光注意到命魂和方善水,就會一步步注意到菲什加德,以及木卿埋在菲什加德的釘子。這些釘子偏偏是紐斯卡爾夢寐以求的,哪怕明知有問題也會迫不及待吞下去的餌,只要他們吞下,木卿的殺局也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之后,木卿將自己內心滋生的心魔弄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個正在逐漸形成自我意識的古怪類靈魂,不過它沒有機會完全成型了,木卿直接毀滅了它的意識,分裂了自己一部分意識填進去,重組了一個分魂。在到達7級文明后,木卿就將自己的分魂扔回了本體。

    木卿的計劃過程是這樣的:分裂替身——吸引火力——大殺特殺,干掉所有敵人——真身曝光——替身死去——真身收拾殘局——清凈無擾地接方善水家去。

    因為木卿的計劃中,有靠方元清調虎離山的一環,甚至紐斯卡爾出兵地球,哪些武器會對地球的薄弱空間壁壘造成影響,怎樣促使方元清提前飛升等等,木卿都一手操辦好了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萬一敗露,那肯定是會被方善水分分鐘友盡的節奏,深覺壓力頗大的木卿,自是要大義凜然地在第一時間和心魔替身劃清關系,秉持著‘黑鍋他背,送死他去,美人我來’的三大原則,木卿抹去了命魂之身對此的記憶,安安穩穩地在方善水身邊做忠犬。

    也幸好兩人本就是一體,不分彼此,不然替身也得翻臉!

    心魔分魂如果死了,也只是記憶回籠融合而已,被抹去記憶的只是命魂,心魔不但有所有的記憶,還能偶爾和命魂之身共鳴,感知他身邊的一切。

    木卿的原本計劃,就是讓心魔死。

    木卿都計劃好了,怎么讓方善水通過心魔替身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;怎么用替身沒臉沒皮地告白,試探方善水對哪種性格行為的接受度較高;以及最后怎么用替身的死在方善水面前刷存在感,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計劃雖好,變化略快。

    按照預想,木卿是讓心魔替身隨心所欲坑殺所有敵人,管他身份高低,管他天翻地覆,管他國勢穩不穩,他要得只是最快速度肅清一切障礙,打殘紐斯卡爾。等這些都結束,心魔被按個身份死一死,真身出來表示下歉意,一切自然就從新開始了。

    只是,意料之外的,他殘酷的手段似乎并沒有引來他預想中的激烈反抗和混亂,甚至因為網上一個長相貼,還意外收獲了一堆腦殘粉,并獲得了大量的理解和認同。

    當然,最重要的是方善水的不舍。方善水返身回來救木卿的一幕,讓木卿老感動了,木卿怕自己死掉一個方善水會難受,于是直接就在方善水面前將分裂的自己粘了起來。總之,水水的意愿是最重要的,水水不想讓他死,他就不死了=v=。

    不過,網上那些事業讓木卿明白了一點,作為王,手段殘酷不重要,重要的是勝利,親民,以及長相。

    將這點記在腦中后,木卿在高級文明的通用社交網站上,開通了自己的認證身份賬號,名字是木卿,自我簡介是愛燒人的納林瓦德暴君。

    【愛妻狂魔木卿:告白成功@方善水,非常開心(*^__^*) ,發紅包[10000000000納林幣] 。#轉發抽獎#[禮品:愛巢黑影潛行艦、媒人@艾布納、未知日期的暴君婚貼、錢、錢、錢、錢、納林瓦德別墅、納林瓦德戶籍、納林瓦德被炸毀首都七日游,納林瓦德木卿(非方善水莫抽,否則后果自負)] 】

    這消息一出,立刻被各大媒體和網友瘋狂轉發,100億的紅包啊!還是目前價值最高且升值最快的納林幣!還有那些魔性轉發抽獎!!最最主要的是,發帖的人竟然還是目前全宇宙最火的納林瓦德暴君!

    第二宇宙的社交網差點被木卿造成的轟動弄得死機,各種轉發評論統統瘋狂了。

    羅冉聯盟:大大你好,大大恭喜,大大祝你幸福~(≧▽≦)/~@愛妻狂魔木卿【轉發微博】

    博卡奇:0v0難得見大人這么諂媚@羅冉聯盟,大人你做的不好,還是讓我來!跪舔暴君大大~(≧▽≦)/~祝暴君大大永結同心早生貴子相愛一萬萬年!!@愛妻狂魔木卿【轉發抽獎】

    艾布納:……我好像看到了自己被綁架走的一幕。給跪了,哪得罪您了?您說,我改!@愛妻狂魔木卿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:驚呆了,暴君大大你好萌!//@愛妻狂魔木卿【轉發微博】

    褲衩掉了:抽到媒人@艾布納給兌換不?(ˉ﹃ˉ)//@愛妻狂魔木卿【轉發微博】

    暴君一生推:嗷嗷嗷!我家暴君大大萌SHI了,暴君大大祝你們幸福@愛妻狂魔木卿@方善水

    為什么喜歡作死:我用了外掛抽暴君大大,可惜就差一點點點!!暴君大大憋跑!//@愛妻狂魔木卿【轉發微博】

    肉食兔子:不作不死!死前請來吱一聲,讓大家知道你是被暴君大大燒死的呢,還是燒死的呢,還是燒死的呢~@為什么喜歡作死

    小D:+1,連暴君大大都敢抽,拉下去燒死!暴君大大加油↖(^ω^)↗@為什么喜歡作死@愛妻狂魔木卿

    食人花:我也想抽暴君大大,可惜不敢,抽到告訴我一聲@為什么喜歡作死,我要去近距離圍觀親的死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卿看了滿屏的祝福帖,以及各種哭喊男神的帖子,滿意地關掉網頁。

    下一步就是準備求婚了,怎么讓善水答應他呢?木卿沉思了片刻,去網上下載了一堆霸道總裁,霸道神王類的言情小說開始研究,開始制定下一個計劃書。

    ——木卿的求婚書——

    計劃1:生米煮成熟飯,讓他負責【效率高,有跪榴蓮危險】

    計劃2:輿論、媒體、現實,全面洗腦【效率低,進行中】

    計劃3:動手動腳,習慣成自然【效率低,進行中】

    計劃4:感動他,完成他的所有心愿【效率高,摸索中】

    計劃5:生子,用地球人的子嗣觀念綁住他【效率很高,基因配比中,培育槽準備中,猶豫中……結婚后孩子可以扔掉么?】

    計劃6:待定。

    ——【完】——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終于能打個【完】字了!本來想打全文完,怕打了你們以為我不寫番外了╮(╯▽╰)╭以為這章寫個3000字就好,寫著寫著就超了,感覺這寫的就是番外XD。

    后面,番外大家想看什么?給點意見。劇情都搞定了,我有點不知道要寫什么了。

    另外,我以前說過要寫這本的現代版番外,師父也是主角之一的,不過我估算了下,那內容有點多,好不容易完結暫時不想寫了,等我先寫個其他的書緩緩,趕尸小道現代版暫且放下,要是以后想寫,就當做新文重新開~

    新書想寫穿書耽美,名字大概是《穿進黑化男友寫的文》,會存稿一個月再開,那樣我就能日更了╮(╯▽╰)╭等會吃完飯回來弄文案,感興趣的親可以先收藏下我的專欄,謝謝(づ ̄3 ̄)づ

    至于以前說的斷更封筆XDD我果然還是很喜歡寫文,把這話吃掉= =只能盡量努力存稿,爭取下一本不斷更吧。

    本書由(蘭心素語凝)為您整理制作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凯时手机app - 凯时优质运营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