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199章 番外

作者:核桃果果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余之廉這輩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,就是在得知自家寶寶得了入宗大比第一名后, 拉著常玉喝了酒, 做的最傻逼的一件事情, 就是用區區萬件法器與十套神器,就將自家寶寶給送進了狼窩。

    萬件法器, 十套神器, 我呸, 百萬件法器, 百萬套神器也換不走他家寶寶一根頭發,他怎么能將寶寶給‘嫁’了呢。

    常玉看著緊閉的房門, 嘆了口氣, 真是人生能有幾多苦, 恰似一覺醒來寶貝被狼叼跑啊, 昨日清醒后就得知‘喜迅’的余之廉就將自己鎖進了房間,也不知道在干嘛。

    回想當初‘風光無限’的余之廉, 常玉再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果然虧心事做多了是得遭報應的,只是這報應有點……大。

    房間內,空空如也, 惟有張字條留在了紅木桌案之上。

    我要去殺人,別攔我!

    問天宮

    紅蓮、綠荷、紫苑三人正守在殿外,這會他們尊主還與夫人行閨房之樂,他們得看著點別讓不長眼的人給攪合了。

    正在三人就著夫人與尊主一堆腦補時,忽的就見殿門口出現了一位白衣凜凜的男子身影。

    見到男人的模樣, 三人微愣,這人怎么感覺好眼熟啊?

    余之廉也管不著被人認出來后,可能被眾人攆成狗的境況,沉聲道:“我乃星臨界云炎宗宗主,我家寶寶是不是被你們給綁了?”

    哎呀,親家!

    三人眼睛一亮,剛準備上前就被最后兩字給怔愣了半拍,綁了?

    這不是當眾求婚同意了,她們去下聘對方也同意了么,這會怎么就變成綁了呢?

    紅蓮作為三人中的大姐,首先行了一個禮道:“親家,咱們三人不久前去星臨界下聘您不是親口同意了么?”

    話落,余之廉只感覺心臟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三人就見對面人沉默了幾個呼吸后,抬頭道:“當時我正運功關頭,心魔橫生,所以那不是我同意的,是心魔。”

    心……魔?????

    三人正一臉懵逼狀時,就見對面男子嘆了口氣,聲音似從天際般傳來的悠揚,“道友也知,修真不易,千載蕓蕓而過,心中總會遇到些無法放下之事,心魔橫生是我們誰也沒有料到的事情,我這會已是轉危為安,特來解釋誤會,還望道友見諒。”話畢抱拳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三人一見對方行禮,這會也是完全沒將問題理清,反射性的就回了一禮,開口道:“哦,沒……沒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玄夜尊主現所處何處,我想與他好好‘解釋解釋’”

    “寢殿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!”余這廉抱拳后身影消失原地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客氣。”話落三人都沉默了,怎么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啊。

    終的,綠荷忍不住了,“咱們是不是給被騙了?”

    話落,身邊一直沉思狀的紫苑忽的張大了雙眼,怒吼道:“我想起來那個神棍是誰了。”

    神棍二字落下,紅蓮側過了頭,與人一起怒吼道:“余之廉!!!”

    不知曉自己身份已被人猜出來的余之廉,準備直接用空間法則移到寢殿后將人給殺了,可路到一半就被法則給排斥了出來。

    身形顯現庭院,入眼就是問天宮內的紅燭喜帖,曼妙的紅綢于門廊處處點綴昭顯著喜慶的味道,余之廉手執長劍闖門如過無人之境,曲折游廊,漫漫翠竹,他見到了三人口中的寢殿。

    想著自家冰清玉潔的寶寶,一臉悲憤的余之廉執劍推開了房間,一地旖旎紅繡紗曼,紅衫錦袍一路向著內室蔓延,就著心痛如刀絞步步入內,拂開薄紗,就見不遠紅繡幔帳低垂,可見主人還于其后。

    就在余之廉打算再次上前時,忽的,男人性感的低音傳出,“再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余之廉欣喜過望,自家寶寶的聲音,可剛剛倆人說什么來著,再一次,尼瑪現在都過去三天了,還來一次,你……我殺了你這個大淫魔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余之廉氣極攻心之際,聲音再次傳來,“好嘛,就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會疼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這次輕點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小壞蛋,你故意的,到一半就想逃,哪能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不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余之廉目色全紅了,還敢強迫我家寶寶,看我不殺了你這個混蛋。

    “淫魔,受死。”我家寶寶有神器在身,看我不一劍斬了你這個淫魔。

    床上閨房小游戲彈額頭玩的正開心,笑鬧著滾到一起的倆人就聽咆哮聲傳來,緊接著一陣勁風拂開幔帳,下一秒,一柄長劍直襲而進。

    幾乎在劍鋒朝著余梓閆身上襲來的那個瞬間,玄夜結實的手臂直接將人勾到了懷中,可卻讓自己將整個后背都暴露在了尖鋒之下,隨后在余梓閆的驚呼中,長劍直直的將男人的肩膀刺了個對穿。

    玄夜白著臉悶哼了一聲,就見暗色的殷紅自他肩頭極速暈染,立刻自衣衫上留下一串血漬。

    “玄夜,你怎么樣了。”余梓閆一把驚慌的將人扶住。

    玄夜搖了搖頭,仿似虛弱般的無力道:“沒……沒事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見到這般模樣卻是一點也不相信人沒事的話,之前余梓閆就有問過男人,體內只有碎片雛形維持是否會與他修為性命有礙,男人卻是沉默的避開了這個話題,想著現在人這般虛弱的模樣,余梓閆頭腦中立刻有了不好的猜想。

    這刻的他,幾乎是有些口不擇言地咆哮道:“明知道我身上有軟甲,你逞什么能。”

    玄夜捏了捏人有些泛涼的指尖,在蒼白的面上扯開一個虛弱的笑道:“我說過,會保護你的,哪怕傷不到你,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眼眶一熱,將人抱在懷中,哽咽的道:“那你不許有事,我們才成親,我不要再等你萬年。”

    外面一擊得手的余之廉還沒來的及高興,忽聽這句話后,立刻急了,“閆兒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聽聞熟悉的輕喚,驚詫的拂開紅繡幔帳,于不可置信中他竟看到了手執染血長劍的余之廉,剛剛那一劍……

    余之廉見床上倆人衣著整齊,自家寶寶這會竟然還抱著那個受傷的野男人,以一種十足的陌生目光看著自己,最重要的是,他看到那個野男人眸中閃爍著的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尼瑪,上當了!!!!

    余之廉剛想拆穿這個心機婊,就見方才死都不攔著他的三人忽的出現,先是情悲意切的喚了聲尊主好似人快掛了后,立刻舉劍殺來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將余之廉給逼退出了房間,余梓閆見到這般,反射性的目露擔憂,下一秒,卻被懷中人咳出的一大口血吸引走了全部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玄夜,玄夜,你千萬不能有事。”話落,余梓閆手忙腳亂的從空間戒指中翻起了丹藥,然而就在想將之塞到男人已發白的唇中時,卻被人按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這些丹藥,對我都沒效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面色一白,無措的道:“不……不會的,我……我手上有很多丹藥,總有一種能治好你的傷的。”說完胡亂的將藥塞進了人的嘴中。

    都說了沒用還喂,我家寶貝怎么能這么可愛。

    果然就見近十幾種的丹藥喂下,傷口依舊是血流不止,玄夜抬手撫了撫人蒼白的臉,“寶貝抱歉,又讓你傷心了。”

    你那個爹,我那個岳父,打也打不得,罵也罵不得,好不容易讓我逮著機會讓人同意了咱們倆的婚事,這會兒又來攪局,以后再想濃情蜜意怕是不可能,故我只能讓他以后沒空再來管咱倆的事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背后蘊含真意的余梓閆只感悲從心起,大吼道:“混蛋,這個時候你還說這些,你快告訴我,到底要怎么救你,要怎么才能止住你的傷。”

    玄夜沉默了一下,“只能用涎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,我現在就去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寶貝你身上就有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微愣,就見懷中男人捏著他的下巴吻了上來,余梓閆正想掙扎,就見他肩膀上一直流不止的血,竟然真的止住了。

    真……真的有效,余梓閆一臉懵逼JPG

    香津濃滑,于倆人軟舌唇齒間相交相纏,直到被吻的上氣不接下氣,直至被再次里里外外吃了一遍又一遍,偏偏身上男人還丁點看不出疲態,精神抖擻的不要不要時,余梓閆才依稀反應過來,自己貌似是一個不小心給掉套里了。

    “混……唔……混蛋。”

    咬住人的鎖骨,于唇間輕柔輾磨,玄夜道:“寶貝真的治好了我的傷。”

    余梓閆被撩的面色緋麗,卻還是咬牙切齒的道:“你……你給我等著。”

    “淘氣。”輕含,一室旖旎蕩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苦逼的余之廉卻是被三千界眾能人異士攆的雞飛狗跳,一路狂奔不帶停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千熹塔還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水波玲瓏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我的南鼎九天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之廉忍無可忍,沖著身后眾人道:“都幾百年了,你們怎么還這么小氣,不就借了你們點法器么,這么愛斤斤計較,難怪個個修為都上不去。”

    你別攔著我,哪怕這神棍現在是天道的岳父,哪怕勞資是追到天涯海角,也要將這個神棍揍一頓,真TM的臭不要臉。

    余之廉:玄夜是吧,天道是吧,你給我等著,等我擺脫了這些小肚雞腸的要債的后,我一定會回去報仇的。

    露天溫泉繚繚薄煙中,玄夜單手攬著人,看了看這天,嗯,天氣不錯(繁星滿天)。

    湊近,“寶貝,咱們明天去環游宇宙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哼,滾——!!!”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小攻VS岳父 全勝小攻VS小少主 全敗

    本書由【西嶺千秋雪】整理

    附:【本作品來自互聯網,本人不做任何負責】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!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凯时手机app - 凯时优质运营商